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狮城怪谈(二十一) 完结篇

(旧著)

=====

迷离夜(四)

=====

女子在说完她的怪经历后,和男甲男乙齐齐望着男丙,等待着男丙说出他的遇鬼经历。

过了一会儿,男丙才说道:“你们看看我颈项边的这条大动脉。”

当男丙把头转向一旁时,其余三人都见到他颈项旁正有一条很大的动脉。

见到他们惊讶的目光,男丙把他亲身经历过的鬼故事说了出来。。。

x x x x x

十多年前,在新加坡有一传说,很多人在大坡一带见到鬼魂出现。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进了我的朋友阿成的耳里。

那时,阿成和我都有参与私会党的活动,在当时我们可说是只手遮天。

据说,那鬼魂总在那儿的一停车场出现,见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有一天,我与阿成正在聊天时,忽然谈到关于鬼魂的存在与否。

我们都不相信这世上有鬼魂的存在,谈着谈着,我们两人都赞成一齐去那停车场看看。

有一晚大约一点半,阿成与我双双在那停车场等候那鬼魂的出现。

当时的我具有火爆脾气,等了半小时不见任何鬼影后,我开始骂粗话来发泄,表露心中的不悦。

正当我们两正你一句我一句的一唱一和之际,我们见到不远处正有一 “人影” 慢慢向我们移来。

我当时瞪大双眼望着那越来越近的 “人影”,我还记得当时我的手心一直出汗,心跳也加速。

只见那 “人影” 留着一头长发、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只瞪着前方,仿佛不知道阿成与我的存在)。身体却只有上半身,没有脚部,在空气中飘浮着。

当时阿成和我吓得双双脸无血色,几乎落荒而逃。

我还记得阿成紧握着我的手,说:“不用怕,没什么的,不用怕!”

我知道阿成当时也是怕得要命,只要我一开始逃跑,他肯定也会逃之夭夭。

当那 “人影” 在我们的面前经过时,我们吓得几乎连气也透不过来。

很奇怪的,那 “人影” 一声不吭地就这样慢慢在我们的面前飘过,连正眼也不曾看着我们。

当那 “人影” 在我们的面前经过时,我和阿成的紧张心情终于松懈了下来,不知觉中我们都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当时我们俩只觉得这 “人影” 也没什么了不起,连望都不敢望我们一眼。

为了显示我们是如何的英勇,阿成和我一起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我们一边走在 “人影” 的一旁,一边看着他,如此这般的跟了它走了几条街道。

我们心中的恐惧也慢慢的,不知觉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成甚至于开口和它谈话:“喂,你好吗?” 阿成把手放在那 “人影” 的脸前摇动着。

那 “人影” 一声不响,继续慢慢地向前移动。

我们开始慢慢遗忘了骇怕是什么,只觉得鬼魂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如此。

我和阿成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想和它交谈,但那 “人影” 根本当我们是不存在的。

我们在它身边搭讪了大概两分钟,见它还是无动于衷,渐渐觉得有点愤怒。

“喂!你听到我们跟你讲话吗?” 阿成开始沉不住气,大声嚷道。

那 “人影” 还是没有反应。

“喂!你真的不出声?” 我也不甘示弱地对着它 “呐喊”。

我们两人一人一句的大声和它交谈,它却始终不吭一声,把我们当成透明的。

渐渐的,我们开始觉得生气,语气也重了一些。当时的我们本是粗话专家,出口成章(脏),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语气重了一些,脏话也逐渐从我们的口中涌了出来。

“喂!怎么,不敢和我们交谈啊!”阿成开始沉不住气。

为了显示我和阿成一样有水准,我也开始了我的 “三字经”。

我们二人对着它大骂特骂,终于骂累了。

“这鬼也没什么了不起,有什么好怕?” 阿成在旁说话。在他说完后甚至于向那鬼魂 “展示” 他的中指,几乎没动到那鬼魂的鼻子。

“嗱!!嗱!!嗱!!”阿成一边以中指 “敬” 它,一边 “嗱” 那鬼魂。

很意外的,那鬼魂还是不发一言,就这样慢慢地向前移动。

看到阿成以手语“问候”那鬼魂,我也不甘落后,“咔吐” 的一声,赠送了它我的一口浓痰。

跟了它这么久,我们都觉得有点累了,终于放弃了再跟踪它的念头。

我们一边回家一边还在讨论着:“鬼有什么好骇怕的,不过如此而已,奇差无比!”

x x x x x

隔天早上,当我睡醒后,我发觉我的脸部正侧向一旁,无法把脸转回正确的位置。颈项旁传来一阵阵剧痛,颈项以下根本无法移动;那感觉好象我只剩下了一个头而已,身体不知到那儿去了。

我吓得大声嚷了起来,终于惊动了我的家人。我颈项以下的部分根本没丝毫的感觉,天啊!我在一夜之间变成半身不遂了。

心中的震惊使我忘了颈项边的剧痛。

“快打电话通知阿成,或许他能过来帮忙。”我对着我的弟弟嚷道。

当我弟弟打完电话回来后,只见他一脸慌张:“阿成疯了!他被送进了板桥医院!”

刹那间,我明白了!一定是那鬼魂在向我们报复,阿成以中指 “问候” 它,我以浓痰招待它,一个疯了,一个半身不遂了。

我的母亲到处去问神拜佛,终于知道了前因后果,她在每晚一点钟到那停车场那儿上香烧纸钱。

如此这般做了大约一年多,我的病才渐渐有了气色,我本身也亲自到那儿冥拜,渐渐的我的病也逐渐好了。我的四肢能动了,但颈边这条大动脉始终无法痊愈。。。

x x x x x

四名朋友在彼此都说出了自己的经历后,都一一跌进沉思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久久无人出声。。。

迷离夜(四)完

+ + + + +

狮城怪谈(二十一)完

= = = = =

完结语

作者的话:
不知觉中,我也写了超过二十几个鬼故事,其中经历了许多困难,脱期不少,深感抱歉。

在写完最后一个字时,心里忽然有一种不舍得的感觉,一些写作时的感觉全涌上心头。很多个故事都是我在放工回家后才赶出来的,通常都写到凌晨两三点钟。虽累,却很有满足感,我不敢说成绩好,但起码是我的一种尝试,在此感谢编辑给予我这个机会。

许多人都问我,这么多故事到底是否真发生过?答案是肯定的,你或许不相信,认为是无稽之谈;你也许和我一样曾有过这些经历,那你就会有和我一样的感想。

鬼的存在与否,至今还是科学家无法证实的玄事。无论如何,写发生在狮城的鬼故事也已经到了一个段落。

末了,我再次向编辑们致谢,也感谢读者们这么有耐性的看完这些拙作,谢谢!

洪城
写于1989年12月22日

=====

2007 后语


老明当年的笔名为 “洪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6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