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狮城怪谈(十五)

(旧著)

=====

人死后是否能复生呢?这的确是个令人百思莫解的问题。轮回风水的存在价值有多少呢?尽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十多年前,我的邻居林氏一家确曾遭遇过令人半信半疑的事。。。

=====

死前订终身
复生续前缘

=====

“怎么还不去睡?明天不用上课吗?” 母亲问我。

“就要睡了,让我先赶完这篇作业。” 我回答道。

“这么晚才作功课,整个下午在做什么?” 母亲有点儿不高兴地问道。

“我。。。” 由于整个下午我就只顾着玩,因此把明天要交的作业也忘了,但又怎能对母亲说呢?

看到母亲一脸不悦的样子,我赶紧把书包收拾好,连忙钻进被窝里。

可能是天气闷热的关系,当晚的我翻来复去,久久无法入眠。

正当我昏昏入睡时,一阵刺耳的声音把我从迷蒙的境界拉回清醒的世界。

只听见楼上传来连续不断的声音;象是有人正吃力地拉着椅子或桌子,而发出刺耳的声音。

接着却传来了石弹子碰击地板的声音,“的,的,的。。。”,当声音逐渐停止了,以为不会再有任何的声音,却又传来楼上丢出的石弹子落着地面上的声音。

“怎么搞的?三更半夜了还在玩弹子,真是过分!” 我心里不禁骂着。

被楼上的声音折腾了半小时,我方才再次地昏昏入睡。。。

x x x x x

第二天,当我放学回家时,见到住在楼上的林婶正站在我家门口和我母亲谈话。

只听见我母亲问林婶:“怎么妳的儿女们都这么迟才睡?我总是在半夜听到他们搬动桌椅,有时又象在丢弹子,而且不只一晚。”

林婶听后猛摇头说:“没有啊,我们全家都习惯早睡,他们又怎会在半夜玩耍?”

“可是我确实在半夜听到声音。” 我母亲说道。

“是啊,是啊,我昨晚也听到,还吵得我睡不着。” 我听了连忙插上几句。

“去去去,大人讲话小孩插什么嘴。” 母亲瞪着我说。

“我看你们大概听错了,我还有点事要做,我。。。我先上去了,改天再聊。” 林婶说完便急急离开了。

只剩下母亲以迷惑的眼神望着她的背影。

接着下来的几晚,楼上在半夜照样传来恼人的声音。有一晚的声音特别响亮,我从睡梦中惊醒。

某夜,林婶带着一位道士上她家去。

“怎么林婶会带道士回来?” 母亲问父亲。

“我怎会知道?” 父亲一边阅读报纸一边答。

“会不会和他们半夜发出的声音有关?” 坐在一旁做功课的我说道。

“怎么你最近变得那么多话?做功课不专心!” 母亲骂道。

我伸了伸舌头,再也不敢吭一声。

x x x x x

隔天我放学回家刚好遇到林婶站在我家门口。

“进来坐吧。” 母亲对着林婶说道。

“打扰了。”

“那里。” 母亲说完瞪着我说:“怎么不会叫人?”

“林婶。”

林婶坐下后便开口对着母亲说:“我今天登门拜访是有事对你说,不说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什么过意不去的?” 母亲说道。

“妳说过前几晚常听到我家在半夜传来声音,其实这件事我知道,只是不知该如何对妳说。”

“原来并不是我听错。” 母亲喃喃道。。。

x x x x x

有一晚,林婶因尿急便从舒适的被窝爬起,走向厕所时,她忽然见到餐桌正摆在客厅的中央。

林婶一边把桌子搬到一旁一边暗暗奇怪到底是睡把桌子搬到客厅的中央?

解决完毕,林婶再次回到她那舒适的床,就在她躺下的几分钟后,客厅传来一阵桌子被人拉动时擦着地上所发出的声音。

“谁在这么晚了还在搬动桌椅,真是的!” 林婶一边想一边走出房间。

只见客厅的中央又摆着那张桌子,四处却不见有人。

这种情形发生了几个晚上,林婶也见怪不怪,反正又没伤害到人,也没打扰到任何人。其实住在楼下的我们早已被 “惊动” 到了。

有一晚,林婶在睡梦中又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她身旁讲话。在她半睁着的睡眼中,见到他的丈夫林叔正坐在床上与人正在谈话。

可怕的是林叔的面前根本没有人,而他却又闭着双眼一直对着黑漆的空房子谈着。

“是,我知道。我当然也还记得,我也不想这样,我知道妳寂寞,是,我明白。” 林叔还伸出手在半空中摸了摸,仿佛正在抚摸着一个隐身人的头发。

林婶被这一幕吓得出不了声,只发出沙哑的 “啊。。。啊。。。” 声。

“我知道,妳别再伤心了,嗯,我明白。” 林叔还在对着空气交谈。

林婶这时忽然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推了推林叔的手肘,叫了一声:“喂!”

林叔被这突来的侵袭声吓得一下子清醒过来。“什么事?怎么啦?”

林婶对林叔说了她刚才的所见,林叔听了一脸愕然道:“是吗?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难道我是在说梦话?”

“说梦话那有人象你那般坐着讲?” 林婶道。

“别管了,睡吧,明天才打算。”

第二天晚上,林婶请了一位道士回来,希望能为他们解除心里的疑问。

道士把自己和林叔关在房里一小时后才走出客厅来对林婶说出林叔夜夜对 “空气” 交谈的前因后果。

原来林叔的前生与他的前生妻子非常恩爱,两人共结为夫妇,一同生活了整四、五十年。

在他们二人年老去世时,双方都许下誓言,要在下一世再续良缘。

但轮回与转世却不是你我所能掌握的,更不是你我所能了解的。

林叔转世投胎后与林婶结婚并且育有儿女整十人,而他的前世妻子却无法转世投胎。

不知何时,林叔的前世妻子的灵魂找上门来,对林叔诉说她的孤单与寂寞,更希望与林叔再续前世缘。

可惜的是,林叔转世了,但她却还是无法转世,虽然心有不干,却又无可奈何。

或许是她一直惦记着林叔因此许久都无法转世投胎。

经过道士的一番劝导,那灵魂才依依不舍的答应永远不再打扰这一世的林叔,毕竟他们已是阴阳两隔。

从那晚起,楼上再也没传来半夜拉桌椅的声音,林叔再也没有对着 “空气” 交谈了。。。

x x x x x

其实,这一世的缘已是交错得令人措手不及了,更何况前世!?

今世也好,前世也好,来世也好,缘分总是令人无法明白,只知道一切仿佛早已注定,一切都很玄很玄。

你相信人会转世投胎也好,不信也好,就把它当作成是一个故事吧。

其实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分别呢?轮回这事根本不是你我所能了解的。。。

(故事十五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3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