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狮城怪谈 (三)

(1989年之旧著)

四周一片宁静,虫声唧唧,大地仿佛在沉睡,此刻,我却为了三餐而得挨夜加班。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值夜班,可是,夜里办公室一片寂静的气氛,却令人毛骨梀然,骇怕万分。。。。。

=====

办公室惊魂

=====

我的名字叫童字光。

我在一家出入口贸易公司工作;由于有些时候,飞机半夜才降落,而顾客又急于需要所运来的货,因此我总得在半夜回到公司加班。

没办法,顾客至上。

白天,我有几名书记和一名女助手,如果你有机会到我的办公室来,一定惊讶白天与
夜晚的差别。

白天的热烘烘和夜晚的冷清清是两个极端。

忘了是谁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有男人的地方一定有香烟;有女人的地方一定有嘈声。”

哈,说的真妙。

我的办公室就是如此:白天一片吵杂,夜晚宁静无比。

我的电脑与一切文件全部在二楼;搂下是仓库。

由搂下通至搂上是一个圆形的楼梯---那种古老的建筑。

还记得当我第一次见到这楼梯时,心里突然浮现一种诡异的感觉:有一些新鲜感同时又有一种莫明的恐惧感。当时心中忽然涌现不祥的预感,一种酷似凶兆的第六感。

果然在几个月之后,发生了一次意外。。。。。

x x x x x

“阿成,拿这份文件去楼下给老陈。” 我的助手珍妮对Officer Boy说道。

“没问题,立刻送去。” 阿成连跑带跳地拿了文件便跑下楼去。

“这个阿成总是那么不定性。” 珍妮边摇头边对着我说。

忽然由楼梯处传来一阵跌碰声和阿成的惊叫声。

“哎。。。呀。。。” 楼下传来阿成微弱的呻吟声。

当我和珍妮跑下楼去时,见到阿成正坐在地上,双手紧抓住左腿,冷汗直冒。

“怎样?” 我低下头问阿成。

“哎。。。哎,我的左腿断了。” 阿成呻吟道。此时,老陈也走了过来。

“别乱动,我马上去打电话召救护车。” 老陈说完便去打电话。

不一会儿,救伤车来了。忙了一阵子,阿成被抬去医院。

x x x x x

当阿成的断腿痊愈后,头一天上班便呈上他的辞职信。

“怎么会想辞职?” 我望着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换换环境。” 阿成说道。

“你考虑一下吧。”

“嗯。” 阿成敷衍答道。

珍妮这时也走了过来。

“嗨,阿成,你的腿好点了吗?那天你怎么会滚下去?”

“我。。。那天。。。” 阿成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什么事这样吞吞吐吐的,别婆妈了。” 珍妮道。

“那天当我下楼时,走到一半,忽然一阵阴风从四周吹了过来。” 阿成吸了一口气后说道。“然后我忽然感觉到背后好象有人逼近我。在我未来得及转过头去看时,在我背后突然有人用力推了我一下,就这样我失去重心,滚了下去。”

“那天除了你之外,根本没人跟着你下去。” 珍妮吓到脸色发白问道。

“是吗?也许是吧!” 阿成耸了耸肩说道。

当珍妮楞在那儿时,我的另外两名书记,雪利和南丝走了过来邀她去吃午餐。

在她们三人去吃午餐时,我享有一小时宁静的办公室。

可惜,一小时好快便已飞逝了。

在珍妮她们三人还在楼下时,她们的嬉笑声早已如浪潮般直轰了上来。

“唉!耳朵又得受罪。”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

果然,嘈声马上向我围攻,令我招架不住,可说是暂时性失去听觉。

“老板,阿成他是被女鬼推下去的。” 雪利第一个在我耳边进攻。

“是啊,真是有女鬼!” 珍妮也不甘示弱,立即加入“攻势”。

“胡说八道!那儿有鬼?哈,妳们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还知道是女鬼?” 我望着她们三人问道。

“什么胡说八道,是真的,那天我很早便抵达公司,我是第一个人进来。我在楼下的楼梯处刚要上楼来时,抬头见到一名身穿白衣的长发女人正站在二楼处。” 雪利睁大双眼说道。

“当时的我吓了一跳,不敢独自上来,连忙走去仓库等你们来。” 雪利继续说:“那天续我之后便是老板你来得最早。”

“哦,那天我记得妳整个人魂不守舍,我还问妳是不是生病。” 我说道。

“对,对,对,就是那天。”雪利点头猛道:“我还记得那天我们上来后,办公室根本没有人。”

“还有啊,” 南丝也插上一脚说道:“有一次中午我不舒服没去吃午餐,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休息,忽然由楼下转来一阵阵的哭泣声,哭得很凄凉而且越来越大声。我以为是珍妮还是雪利在哭便走下楼去看看,却不见有人。”

南丝说完便静了下来,有趣的是珍妮和雪利也同时静了下来。

哈,真是神奇,三个女人在一块儿竟然回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哇!!” 我突然大喊一声。

哇!!!” 三名女人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齐齐喊了起来。

我的天!屋子差点塌了下来,三个女人的惊叫声叠在一起真可说是惊天动地,空前绝后。

在她们的喊叫声后,我的双耳转来阵阵的鸣鸣声,真的是女人的喊叫声,名不虚传。

“你做什么大叫?” 珍妮一手按住胸口说道。

“就是,你怪叫什么?” 雪利和南丝双双把双眼张的大大对着我怒问。

“对不起,和你们玩玩。” 我举起手做投降壮。

“好了,回去做工。” 珍妮见了,便替我解围。

x x x x x

黎明。

我把车泊好后便冒着雨直奔向仓库。

这场小雨从昨夜便一直下到现在。唉!这种天气最好便是睡觉,我却必须在黎明时分冒着雨来上班,可怜的我。

在漆黑中跑向仓库,当我到达门口时,正拿出锁匙打开大锁时,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女人的啜泣声,而且仿似哭泣得很凄凉。

咦?里头怎会有人在哭泣?

心里忽然想到南丝曾说到她听到女人的哭泣声和她们所谈过的鬼魂之谈,一阵莫明的恐惧感忽然涌上心头。

怎么样?我该不该开门进去?

这世上当真有鬼?

一定是我听错了,现在科学这么昌明怎会有这些无稽之谈?

但是那哭声那么清楚地由里头传了出来。

把锁头打开了,我以冒着冷汗的手心紧握着门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该不该把门打开。

童字光啊童字光,你几时变得这么懦弱?这世上那儿有鬼?你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去做,怎么还这么婆妈?

我咬了咬牙根,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马上把电灯开着。

只见仓库里空无一人,只有货物。

慢着,那扇门怎会这样?

只见那通向二楼的门正在徐徐地关上,就象是有人刚推开那扇门走上二楼去。

“谁?” 我叫了一声,快步冲向那扇门。

我开了楼梯处的灯然后走进去,抬头望了上去。

在二楼处我刚好见到一件白衣裙的裙角闪了一闪。

我连跑带跳奔上二楼。

那儿有人?

一定是我太累,眼花。

把外套脱下,我立即投入我的工作里。

繁忙的工作令我暂时忘了所发生的事,心中的疑虑与恐惧也暂且丢在一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正当我正在埋头苦干时,楼梯处传来一阵有人走动的声音,我不禁感到奇怪,整间公司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哪来的第二者?难道进贼了?

我把手上的笔丢下,赶忙跑向楼梯处往下望。

啊!又是那白衣裙角扬了一扬。

当我冲下楼去时,老陈刚好从仓库门口走了进来。

“早,老童。” 老陈对我打个招呼。

“早,你可有见到什么人由楼上下来吗?” 我问老陈。

“没有啊,我只见到你下来。” 老陈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 看来是我眼花。

当我正转过身想上楼去时,老陈忽然叫住了我。

“老童,你见到了什么?” 老陈一脸沉重问道。

“我。。。我听到了有女人的哭泣声。。。而且我好象见到了一个女人。。。我不敢肯定;大概是我眼花。”

“你没眼花,因为我也曾见过。” 老陈说道。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么,这世上真有鬼。南丝她们也没说谎,这间公司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留下做夜班,那时我就坐在这儿。忽然楼上传来一阵打字的声音,当时你们全下班了,楼上根本没有人。” 老陈说到这儿,珍妮和雪利也来上班了,两人听到老陈的话双双都站在那儿听老陈继续说下去。

“我心里有数,便置之不理,继续做我的事。过了一会儿,打字的声音停止了。又过了大约半小时,我总算把我的工作做完了,我拿了一份文件到楼上去复印。”

“你还敢上楼去?”雪利瞪大双眼问道。

老陈望了望她,继续说:“我拿了文件上楼时,走到一半,我见到一名穿白衣裙的女子慢慢地向着 我走过来。”

“啊!” 珍妮与雪利吓得彼此紧靠在一起。

“只见她望着我,以一双哀怨的眼睛看着我,仿佛有许多话要对我倾诉。” 老陈点了一根烟说道:“她就站在我面前静静地看着我,象似有话对我说却不出一声,我被吓得呆立在那儿与她对望。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我立即掉过头跑下楼,逃出仓库。当我在外头锁门时,听到里头传来哭泣声,我一刻也不想再呆在那儿便急急忙忙离开了。”

老陈说完后,每个人都静静不出声,四周的气氛透出一股很诡异的感觉。

“Hi! 大家早!”南丝此时走了进来,她的那一声 “狮子吼” 把大家吓了一跳。

“怎么了?” 南丝见大伙儿吓了一跳,不禁问道。

“没事,没事,开工了。” 我拍了拍手,然后转过身上楼去。

当我上楼时,背后传来珍妮她们三人的喃喃细语。

“有一次我听到那复印机自动操作,而且不止一次呢。” 南丝对着她们说道。

“是啊,这间公司真有点邪门,有时我的文具会无缘无故不见,这一刻刚在我桌上,下一刻就不见了。” 雪利说道。

我回过头瞪了她们一眼,因为我知道如果她们继续谈论下去,今天可不用工作了。

珍妮见了便拉了拉其余二位的衣袖,细声说:“喂,别再说了,老板不高兴了。”

看了我的脸色后,三人才乖乖不再吭一声,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工作。

x x x x x

上个月的公共假期屠妖节由于有一顾客急着要一批货。而飞机又在当天早上抵达新加坡,我只得牺牲一天公共假期回公司工作。

虽然是大白天,但一想到公司里有着不干净的东西,心里不禁有点害怕。

忙了整个上午,幸好一切正常,什么事也没发生。

当我正在抽一根烟小憩时,旁边的复印机忽然操作起来。

那一声又一声的移动声使我坐立不安。

我冲上前去把电插头拔了下来,没有了电力,复印机马上停止操作。

我以手背檫了檫头额上冒出的汗,安慰着自己:“没事,不过机器发生故障而已,没事的。”

看了看那复印机,我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

此时,我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在宁静的办公室里,铃声分外响亮,我不禁吓了一大跳。

天啊!不可能的,没理由会响的。

我公司里的电话是那种可打出来,也可让公司里的职员做室内交谈,那种英语叫 “Inter-Calling”。

从外头打进来和Inter-Calling的电话响声是不同的,而且Inter-Calling时,电话机上的红灯会闪亮,因此很容易分辩是外头打进来还是办公室里职员们的Inter-Calling。

此时,我桌上的电话机响时,正是显示着是 Inter-Calling。

不可能的!

整间公司就只有我一人,公共假期根本没有人会回来。

那电话响声还在一声一声的响亮着,似乎在催我拿起听筒。

我以发着抖的右手慢慢伸前去,心里恐惧万分,不知道我该不该拿起电话听筒?

就在此时,响声停止了。

四周又再回复清静,静得有点怕人,我甚至于可以听到自己的猛烈心跳声。

“没事,电话故障罢了。” 我安慰着自己。天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根本不相信会这么巧,复印机故障,电话机也故障。

电话机此时又再响了起来。

啊!又是 Inter-Calling!

我拿起听筒还没出声,从那一端传来令我害怕又熟悉的哭泣声。

那阵哭泣声一声一声地传来,我不禁感到全身乏力,手脚冰冻,心跳不止,感觉到我的血全涌上头顶使我头皮发麻。

“谁?” 我大喊一声。仿佛想借着喊叫声掩盖恐惧。

“呜。。。。。” 哭泣声还是连续不断。

我扔下听筒,马上冲下楼去。

一个人影也没有,整间仓库就只有我一人。

我倚靠在墙上喘着气。

此时,仓库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又是 Inter-Calling!

我几乎是立时便拿起听筒喊道:“谁!”

还是没有声音,只是那令我疯狂的哭泣声,我再也忍受不了,扔下电话听筒便冲出仓库,头也不敢回。。。。。

自此之后,我总会拉着老陈和我一起工作,特别是夜晚和公共假期。我再也没有勇气独自一人留在公司里;顾客虽然重要,我却也不必为他们而心惊胆跳,毕竟顾客是顾客,我是我,我不能为他们而受惊吓。生意是生意,我不能因为生意而经神崩溃,永远不能。。。。。

(故事三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3 Comments: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1:37:00 PM , Blogger .......... said...

    I encounter once too..

    I went back to office once on a sunday morning.. cos need to submit report...

    no one was in the office, i have checked... then suddenl, i heard typing soung.. very fast and loud!!

    There's really no one in the office.. so scare !! No choice i on the radio, and continue working.. after a while, it stopped.. heng!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1:53:00 PM , Blogger lau hero said...

    Hahaha 又是一个上中下的鬼故事enjoy la, so oldbeng you end up befriend with the cha bo ghost right?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1:57:00 PM , Blogger lau hero said...

    Oldbeng no wonder you always ask me and few of them to your office puah 十三只 n 大弟, 壮胆是吗?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2:12:00 P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Xishi
    Ha you also experience before, scary right? especially only you one person in the office.

    lau hero
    you no understand chinese is it? already (故事三全篇完) where got 上中下?

    Think you lao already, I where got call you to play in my office before? Furthermore that time dont know how to play 大弟 also and then the man in the story is not me la, not this incident.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2:23:00 PM , Blogger lau hero said...

    Hello oldbeng

    it's just becos u scare ma, you also been alone in office b4, so 多几个男人多点阳气吗也多点话题吗,嘻嘻. so this one story is finished, I remember this story got more than that, right?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2:25:00 PM , Blogger 孺子牛 said...

    Old Beng,

    Don't frighten me. I still have to work alone in a big building. If I happen to encounter 'this', can I provide 'them' with your address?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2:42:00 P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lau qin
    Please send to lau hero since he wants more of the story.

     
  • At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5:23:00 PM , Blogger lau hero said...

    Ya ya ya, 清者自清,最多不是跟它聊聊天说说话,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敲门声,只是怕阿聋来敲'sala'门,哪就不用睡了。

     
  • At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2:07:00 AM , Blogger ipromise said...

    Beng, me no scared of your ghost story, because me no understand what you writing.

     
  • At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12:53:00 PM , Blogger Elydia said...

    i encounter such things too but mine not in office. 2 times in pasir ris park... really freak me out...

    There's a period of time i always worked till very late in the office its so quiet but sometimes its peaceful to work alone nobody come bother u... but there's a few times really got the eerie feeling but luckily my ex stay back to acc me... Phew... but nothing happen leh..

     
  • At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3:44:00 PM , Blogger Jade Falcon Elite said...

    Wa lao...... u guys scare me sia..... Ghost?

     
  • At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6:00:00 P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elydia
    Care to post your 2 Pasir Ris stories in your blog and share?

    Jade falcon
    Like that already scared? Then how? I got about 18 to 19 more stories to share.

     
  • At Saturday, November 19, 2005 1:05:00 AM , Blogger monkichi said...

    I remember at my ex-company building at Eunos, many colleagues said the place is 'dirty'; luckily I did not encounter anything spooky but witnessed a Thai worker died right in front of my eyes while renovating the premises. Eerie..

    :=)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