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Friday, January 20, 2006

狮城怪谈 (六)

(旧著)

=====

电梯,是组屋区的升降工具,每个居民在一天里至少会使用它,然而,当你在夜深人静乘搭电梯时,忽然感到一片阴深深,仿佛整个世界都已停顿下来,那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

电梯惊魂

好累!

今晚的工作量真是多到惊人,加班加到连晚餐也没时间吃。

“咕。。。咕。。。”一想到还没吃晚餐,肚子马上抗议。看了看表,已是凌晨十二点半了。

走进我居住的组屋楼下时,一个人影也没有。

当我掏出锁匙打开信箱时,电梯旁正趴着一只黑猫。

只见它的身体硬梆梆的,一双眼睛以惊疑的目光直瞪着我。

从来就不曾喜欢猫,它们的眼神总给我不安的感觉,总是那么阴森森的。

在我迈步走向它时,它以最快的速度跑开了。

按了电梯钮,半倚靠着墙壁,等待着它下降。

半响,电梯门才“吱。。。吱”的慢慢向旁移开。

这扰人心灵的刺耳“吱吱”声在深夜听来分外响亮。

不知觉中,我除下眼镜,紧锁着双眉,以拇指与食指捏着鼻梁、按摩着。

当我的手指按着17楼的钮时,在朦胧中见到一人影从正要关闭的电梯口闪了进来。

由于我没戴眼镜因此没看清楚,只知道进来的是一个长发女郎。

由于当时的我确实很疲累,也就没去注意站在背后的她。

不知怎么的,一股诡异的寒气正慢慢的渗透出来,使得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的我手足渐渐冰冷。

只觉得背后的长发常轻轻地抚扫着我的颈部,而那阵寒气更冷了。

当电梯正徐徐上升时,我多希望有勇气转过头去看看,却不知怎么的总提不起勇气。

不行,我一定得看看她。

我掏出香烟含在口中,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

我装着不小心的把手中的打火机掉在地上,然后漫不经心的弯下腰去拾。

在拾起打火机的当儿,我稍微往后一望。

我所看到的是一双穿着白色长裙和白布鞋的腿,而令我感到震惊的是那一双脚并没触地。

刹那间,我仿佛感觉到整个世界停顿了下来,我身体里的血液也停止流动。

只觉得头皮发麻,双脚发软,口中的香烟也掉了下去。

天啊!

我竟然与一鬼魂共处于在这个这么小的空间里头。

我咬着自己的舌头,极力迫使自己不叫出任何声音。

我已经无法站立了,我倚靠在墙壁,一点办法也没有。

心里祈祷着,赶快开门,放我出去!

一秒钟仿佛一世纪那么长,仿佛我将会永远被困在这电梯里。

电梯震动了一下,停了下来。

啊,总算抵达17楼了。

“吱。。。吱”,那刺耳的门声又再响起。

啊,我已不再觉得它讨厌,而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当电梯门开了之后,我应该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出去,但双腿却不争气。

我只能扶着墙壁,以抖着的脚步走出电梯;我只感觉到从不曾有过的恐惧。

想到我的背后正有一鬼魂瞪着我,不禁心跳加速,只觉得天旋地转。

好不容易才能走出电梯,这时才再听到背后传来电梯的关门声。

我提不起勇气回头一看。

我怕见到“她”就站在那儿瞪着我,我极力强逼自己不去想“她”,却一直不停地想着。

好不容易才到达我的家门口。

我使劲地按着门铃,不停懈的按着;仿佛想借着刺耳的电铃声掩盖自己恐惧的心情。

当父亲带着惺松的睡眼怒气冲冲的开门时,我整个人直扑了进去,直把父亲吓了一大跳。。。

x x x x x

隔天早上,父亲与大姐都紧张兮兮地追问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撞撞跌跌地回来?

当我把一切告诉他们后,父亲与大姐的反应都不一样。

老爸叫我以后别太晚回来,有空就去庙堂烧一烧香,求平安。

大姐则当作笑话来看,还讽刺我别胡思乱想,说什么世上根本没有鬼。

我对大姐的讽刺一笑置之,我也没必要与她争论下去。大姐的为人就是如此,她的脾气特别固执,讲多无谓。

直至有一晚深夜,她迟归。。。。。

x x x x x

当大姐在十一点许走进组屋时,见到一名老婆婆正在等电梯。

不一会儿,电梯来了。

当电梯门开了之后,大姐跟随着老婆婆进了电梯里。

大姐按了不17楼,刚想转过头去问那老婆婆时,那老婆婆已经开口说道:“5楼。”

大姐替她按了5楼后也就没再出声。

当电梯到5楼时,老婆婆慢慢地走了出去。在她离去之前,她回过头对大姐笑了一笑。

只见她那满脸皱纹的脸露出少许的几颗牙齿,令大姐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心里直觉得骇惊。

当电梯继续上升时,大姐才松了一口气。

电梯升至9楼时,停了一下。

然后,电梯门慢慢地打开了。

只见那老婆婆正站在电梯口,慢慢地走了进来。

大姐被这 “突如其来” 的老婆婆吓得连连后退;直撞到了背后的墙壁也不知道。

大姐吓得半瘫痪在那儿,还极力后退,但试想电梯里能有多大的空间?

大姐吓得流出眼泪,只差没撒尿。

当电梯来到13楼时,老婆婆走了出去,留下大姐一人独自在电梯里放声痛哭。

好不容易,电梯总算抵达17楼。

当电梯门开时,大姐以发软的手脚连走带爬的挣扎着出来。

大姐只爬了一半便僵在那儿,一双眼睛睁得差点掉了出来。

那可怕的老婆婆正站在那儿瞪着她!

大姐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声后便昏迷了过去。

当老爸与我冲了出去时,只见大姐昏倒在电梯处。

邻居们也纷纷被那一声惊叫声吓得全跑出来探个究竟。

老爸与我把大姐扶进屋里时,邻居们也个个回自己的屋里去,走廊再度恢复原有的寂静。

经过这件事后,大姐再也不敢轻言说这世上根本没鬼。

大姐每晚回来还是照样乘搭电梯,只不过总会叫我或者老爸在组屋楼下等她罢了。

如果我加班迟归,也只好硬着头皮乘搭电梯。

不乘搭电梯,难道要我爬楼梯上17楼?

我没这能耐。

电梯总是得乘搭的,谁叫我住在组屋里,更何况是17楼呢?

每次乘搭电梯时都心惊胆跳,迟早会精神衰弱,甚至于崩溃。

看来只能尽早找较低层的组屋搬了。。。。。

(故事六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9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