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uesday, December 13, 2005

狮城怪谈 (五)

(1989年之旧著)

=====

当一个人感情受到创伤时,做什么事情都会提不起劲儿,情绪的低落是可想而知,因此,在这个时侯,运数也会比常人低,经常会碰到一些不尽如意和吉祥的事,就如汪俊杰,自从他失恋后,一连串不幸的事就发生在他身上。。。

=====

鬼脸

汪俊杰独自一人站在铁丝门处。

冷风凄凄,四周寂寂。

俊杰眺望着无边无际的星空,享受着他手上的那一根香烟。

望了望手上心爱的表,心里想到是女朋友在他十七岁生日送他时,不尽浮现出一丝温馨的笑容。

慢慢地,脸上的笑容僵在他那俊俏的脸上,不知不觉中,脸上剩下的只是苦笑。

想到女朋友在他服兵役的其间,舍他而投向他好朋友的怀抱,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剧痛。

为什么会是他的好朋友?

难道年轻的心真是无法安定下来?

一阵被灼伤的痛从他的手指传到他心中,才猛然知晓香烟已燃到尽头,留在手中也已无用处,感情又何尝不是如此?

把手上遗留的香烟头弹开,俊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心中的累使他不禁闭上双眼,倚靠在铁门旁。

渐渐地,呼吸变得沉重,人也渐渐步入梦乡。。。。。

“喂!Officer 来巡视了,还不起来!”

俊杰耳边传来警告声,连忙醒了过来,把制服拉整齐,站得笔直。

几秒钟后,一名Officer 从角落处走了过来。俊杰对Officer 敬了一个礼,只见Officer 脸上露了一个很满意的笑容,擦身而过,消失在另一个角落处。

当Officer 离去后,俊杰不松了一口气。

“呼,好险。”

俊杰掏出一根烟,正准备点火之际,心里忽然浮现出一股诡异的感觉。

“刚才是谁叫醒我?”俊杰四处张望,四处竟是一片冷清的漆黑空间。。。。。

x x x x x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

俊杰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抽着烟,虽然已是一点半了,他却还在那儿抽烟。

放眼四处一看,同房的军友们都已进入梦乡,只有他一人还坐在床上傻呼呼的想着往事。

忽然,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阴风直令到俊杰打了一个冷颤。

俊杰在漆黑中掏出香烟,似乎想借着那一小撮的烟火取暖。

“呼。。。呼。。。”窗外的冷风一阵阵的涌进来。

只见身旁的队友们都纷纷拉上棉被盖住他们一个个赤裸的身上。

突然窗外闪出一道极亮的闪电;几乎是紧接着便传来一声巨响的旱雷声直把俊杰吓了一跳。

然后,雨也跟着来了。

雨一直下着,俊杰也一直抽着香烟。

这场骤雨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只下着毛毛雨,看了看表,已是凌晨两点半了。

俊杰把手上的烟弄熄,双手托着自己的后脑,躺在那微冷的床上。

慢慢的,眼皮越来越重,睡意也越来越浓。

朦胧中,在半睡半醒之间,俊杰见到窗外有东西飘过。

从朦胧中惊醒,他见到一名军人正慢慢地在窗外走过。

“呼!自己吓自己,真是的。”俊杰暗骂了自己一句,便又继续闭上双眼。

只一会儿,俊杰便惊慌的从床上坐直身体,直瞪着窗外,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令他震惊的事实。

他们的房间在三楼,怎么会有人在窗外徘徊?

俊杰呆坐在床上,心跳加速,手脚变得冰冷。

就在俊杰头额上的冷汗滑下来时,他又见到那名“军人”在窗外徘徊。

那“军人”走到一半便停止不动了。

俊杰吓得张着嘴巴,想叫却叫不出,只能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

更令俊杰害怕的是那“军人”正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只见那“军人”的脸上腐烂处处,更从烂口处流出浓浓的浊液。

当那张极度怕人的脸孔对着俊杰露出世上最恐怖的笑容时,俊杰再也无法继续与他对望下去。

把被子从头到脚盖住自己,俊杰在被里淌着冷汗,全身怕得颤栗不止,一颗心跳得仿佛会从他口腔中跳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俊杰在被窝里也逐渐觉得越来越闷热。

在那么小的空间里呼吸着自己吐出来的热气,俊杰觉得烦闷异常。

战战兢兢的,他慢慢地把被子拉下。心里七上八下的望着窗外,祈求着别再让他见到那“恐怖的笑容”。

四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往窗外望出去,鬼影也没有,俊杰这时才发觉到雨早已停了。

这一晚,俊杰根本无法安眠。

他总是在即将入睡的前一刹那惊醒;总觉得那“军人”正在窗外瞪着他。

如此这般忽睡忽醒折腾了一个晚上,俊杰在隔天毫无精神的与队友们同做训练。

俊杰在当天的表现奇差无比,队友们都觉得很奇怪。

在午餐时间都纷纷围着俊杰问长问短。

当俊杰说出他昨夜所见的“鬼脸”时,队友们个个都怕得脸青唇白,气氛刹那间变得很诡异。

身旁的阿勇忽然说道:“其实我也曾见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我没见到那“鬼脸”;我曾在深夜起身去解手时见到窗外有军帽与军靴在半空中慢慢地飘过。”

每个人都吓得出不了声,个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午餐后的军事练习不止俊杰打不起精神,几乎整体军队都表现得差强人意。

在傍晚时分,一个个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自己的房间去。。。。。

x x x x x

在一个周末,队友阿成在军营的餐室外面不小心的踢到了餐室老板摆在外面的一些祭品。

“SHIT!”阿成暗暗骂了一声便又走回房里。

当阿成走进来时,俊杰与几位军友们正围坐在一块儿下棋、抽烟、玩吉他以及谈天。

阿成和各人打了一个招呼便走向自己的床位休息。

阿成的床位与另外七个队友在别一个房里,而他们的房间与俊杰的房间是连系着的,只是隔着一道门而已。

阿成在下午不小心在餐室外踢到了那些祭品,到了傍晚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当阿成在床上小憩之际,发生了一件令他永世难忘的恐怖事件。。。。。

阿成无聊的躺在床上,闭上双眼,渐渐步入梦乡。。。。。

在另一间房中,俊杰与其他队友正在下棋、谈天。

“喂,你们有发现到阿成的脸色很差吗?”队友阿达问众人。

“有吗?我没什么注意。”俊杰说道。

“也许他失恋吧。”啊达又说道。

“失恋?哈!失恋又怎样,日子还是照样的过。”俊杰说道。

众人听到俊杰的口气有些许不一样,都向他投以诡异的眼光。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天色也越来越昏暗。

俊杰与其他队友都停止了吉他和下棋,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想出声。

“哇。。。!!!”

忽然一阵刺耳的喊叫声划破了宁静的空间。

那一声极响的惊叫声使得俊杰他们吓了一大跳,阿达甚至于连手上的香烟都拿不稳,掉在地上。

那一阵骇人的惊叫声并没就此停止,还是不断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使他们听了不禁毛骨悚然。

然后,从阿成房中传来一阵象是撞倒桌椅碰地的声音,以及见到阿成跌跌撞撞地惊慌的冲出房间。

只见他跑了没几步便整个人软跌坐在地上,全身颤栗发抖。

阿成趴在地上,一手按着地上支撑着身体,一手伸直向前,双眼睁着极大看着他们。

只见他张着大口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发出一阵微弱的沙哑声。

冷汗从他头额涌出冒出,淌下他惊慌的脸孔,直落在地上。

阿成眼角边的肌肉正在不停地跳动着,两排牙齿不停地相撞着,直发出“咯。。。咯。。。”的撞击声。

由于他害怕到双脚发软,无法再站起来,而他又极力想向前移动,便很辛苦地向前,托着自己的身躯一寸一寸向前移动。

众人见到阿成害怕到整张脸发青,都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呆立在原地。
俊杰首先迎向阿成。

当俊杰扶着阿成的手时,阿成把俊杰捉得紧紧的,十指深陷入俊杰的手臂中;自他的嘴中发出微细的叫声:“啊。。。”

“阿成!发生了什么事?”俊杰一边扶着阿成一边问道。

阿成青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来,我们先扶他到椅子上休息一下再说吧!”俊杰对着他的队友们说。

阿成被众人七手八脚抬向椅子上,只见他急速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声,仿佛象鱼儿脱离了水,嘴巴迅速地一张一合。

阿达见到阿成全身发抖便说:“我去房间帮你拿你的棉被。”说完便转身走向阿成的房间。

“别进去!”阿成忽然嚷叫起来。

阿达被阿成突如其来的嚷叫吓了一跳,站在原地看着他。

“别进去,别进去,千万别进去。”阿成以将近呻吟的声音说道。

“阿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俊杰问道。

阿成深呼吸了几下,然后说:“刚才你们在这儿谈天,我独自一人在里头小憩,睡着睡着,忽然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俊杰问道。

“不知道,我在朦胧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象觉得有人正在注视着我,而当时的我又在睡梦中,只觉得很奇怪。然后,我慢慢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阿成说到这儿呼吸又逐渐重了起来,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眼角的肌肉又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不已,可见当时的情形给他的惊吓的确不小。

隔了一会儿,阿成才继续说:“我在朦胧中隐隐见到有一个人影在我面前,当我微微睁开惺松的睡眼看到眼前的影象,吓得我把双眼即刻张至最大,心跳几乎停止跳动!”

阿成吞了一口口水,才抖着声音说:“只见一名头发很长很长的女郎,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衣服,坐在我的床脚上,只见她双眼透现出很怨恨的眼神,怒瞪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使她这么恨我,我被她瞪得汗毛都竖站了起来,当时的我吓得纵声大叫起来。。。”

俊杰每个人听了都吓得出不了声,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试想想,当你在朦胧中从睡眠至苏醒过来,迷迷糊糊里见到一名黑衣长发的苍白女郎坐在床脚直
瞪着你,你会有什么感想?怕是和阿成一样发出凄历的喊叫声后,便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间。

“为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阿成喃喃说道。

“会不会你在无意中触犯了她?你好好想一想。”阿达说道。

“无意中触犯她?”阿成锁着眉头思索着。“吓!我想起来了。”

阿成把下午他无意中踢到摆在餐室外的祭品的事告诉大家。

众人听后都一致认为一定是这件事,所以那个“黑衣女郎”才找上门来。

“那。。。那该怎么办?”阿成吓得直发抖。

“我看我们明天去问餐室的老板该怎么做吧。”俊杰安慰着阿成。“别想这么多了,睡吧。”

“不!我不去睡,我要在这儿。”阿成连连摇手拒绝再踏入他的房间。

“好吧,那你就在这儿睡吧,反正明天星期日也没什么人会这么早回来。”

阿成一夜睁着双眼直至天亮,根本无法安然入睡。

次日,阿成一行人到餐室处找老板求教。

“原来踢到祭品的人就是你,我昨天见到祭品被踢到一旁去就知道会有事情发生。”老板望着阿成说道。

“那。。。”阿成连忙说道。

“你马上去买一些香和纸钱来烧,向“她”道歉。”

阿成听后马上去买所需品。

x x x x x

清晨。

阿达首先醒了过来,当他拿着牙刷与面巾要去洗脸时,见到队友志宏正睡在门口处,不禁感到奇怪。

“为,志宏,你怎么睡在这儿?”阿达走过去推了他一下。

“嗯,什么事?”志宏半蒙着眼问道。

“你看你自己,怎么睡在这儿?”

志宏四处看了一下,然后很吃惊地坐了起来。“吓!我怎么会睡在这儿?”

“唓!我怎么会知道,你问你自己吧。”

“一定是有人作弄我,趁我熟睡时把我搬来这边。”

“起来吧,说多也无谓。”

这时,队友们也逐渐起身了。

x x x x x

隔天早上,当众人睡醒后发觉到阿达正睡在地上,而另一名队友阿伟则睡在墙的角落头。

这件事之后,众人都开始怕了,却没有人做出什么行动,每个人似乎都不想提起,尽量避开这个话题,直至。。。。。

有一天清晨,那天正是农历七月十四。

俊杰他们睡醒时,却发现他们全都不是睡在他们自个儿的床上。

阿成睡在门口外面;阿达睡在床底下;志宏睡在角落处;俊杰与另外三名队友则睡在厕所里;其他队友们也各自睡在各处,却无一人睡在床上。

这下,众人再也按捺不住,个个吓得脸青唇白。

经过一轮商量之后,众人决定每人出点钱买一些纸钱来烧。

几天后都不再发生他们被搬迁的事情,大伙儿也比较安心。

过了几天,又再发生他们在睡梦中被搬迁的事情,队友们在隔天又凑钱买纸钱来烧,事情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延展下去。

因此,每隔几天,俊杰他们总会自动的烧一些纸钱与香,以求睡得安宁些。

说也奇怪,如果他们隔太久没烧纸钱,隔天醒来肯定会无所不在,无处不睡。

这件事直到俊杰他们服完兵役后才告一个段落。

(故事五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5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