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狮城怪谈(十四)

(旧著)

=====

医院总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白天由于医生、护士和探病的人较多,使得整间医院热闹哄哄,可是一到夜晚,除了一个医生和两名护士在值勤,以及病床上的病人外,它就显得格外冷清,在这种环境下,加上偶尔传出的病人的呻吟和咳嗽声,使得医院更加骇人。。。

=====

医院阴沉沉 夜班惊魂多
护士长复活巡病房

轻轻招手 走廊追逐
见习护士遭护士长愚弄

=====

现在的医院设备齐全,一间病房分成十几间小病房,而一间小病房最多只有六张床。一些私人医院更是设计得仿佛是一间大酒店。

回想十年前的医院,设备落后非常,一条长长的走廊,两旁尽是病房,而且一间病房通常是四、五十张床挤在一起。

1号、2号、3号、4号的病房就是如此地在走廊的两侧并排着,而使得整间医院显得杂乱无章、眼花缭乱。

莹莹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见习护士,而她所分配到负责管理的病房是22号病房。

这晚,又是莹莹值夜班的时候,而根据医院的规则,莹莹必须从晚上十一点值勤至明晨七点正才得以换班。

在值班时,医院总分派一名合格的护士与一名见习护士一起工作。那晚,与莹莹拍档的是有着七年经验的合格护士黄少娟。

莹莹在这个月值夜班总是心惊胆跳,因为这个月份正是农历七月。

由于病人需要睡眠,灯光总是只开着几盏较靠近护士的办公室。

莹莹每隔一会儿便得巡视整间病房,看看可有病人需要些什么。

这夜,病人的情况都很稳定,只有二十三号床的捞先生必须每隔四个小时打一支针以及几个病人必须在半夜两点钟吃药。

x x x x x

半夜一点钟。

莹莹与少娟两人都在办公室里填写病人的报告和整理一些文件。

忽然,少娟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哎。。。哎。。。”

少娟抬起头往四处一看,只见到四周静悄悄的,病人全都睡着了。

“怎么啦?” 莹莹见少娟四处张望便问道。

“妳可有听到声音?”

“什么声音?我没注意到。” 莹莹摇摇头答道。

“我好象听到有人呻吟,也许是我听错了。” 少娟满脸疑惑说道。

“哎。。。”一声令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呻吟声划破宁静的夜晚。

“有人呻吟。” 少娟一说完便马上起身赶着去巡查。

莹莹见少娟走出办公室也跟着出去。

两人在整间病房走了一圈又回到办公室门口。

“奇怪,没人呻吟啊,全部都在熟睡中。” 少娟自言自语说道:“难道我听错了?”

“少娟,妳别吓我,我根本没听到什么声音,妳。。。” 莹莹吓得脸都变白了。

“大概是我听错了,没事了,继续写报告吧。” 少娟说道,“我得去分配药给人服食。”

少娟离开后,剩下莹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写报告,也许是心理作用吧,莹莹总觉得很不自在。

只见她一面低首写报告,一面又提心吊胆的四处张望。

四周围静悄悄的,莹莹想到少娟刚才听到有人呻吟,不禁感到害怕。

“咯,咯!”忽然身后转来两声刺耳的敲门声。

莹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几乎嚷叫起来。

转过身来,见到一名护士长站在门口望着她。

“妳好,我是 Sister 李。”护士长以冷冷的声音说道。

“妳好,有什么事吗?” 莹莹忐忑不安地问道。

面对着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长,叫她这么一位见习护士怎能不紧张呢?虽说她没做错什么事,但凡是人们一面对自己的上司总会有那么一点的紧张心情。

“今晚妳和谁值班?”护士长看着莹莹问道。

“哦,今晚是我和黄少娟一起值班。” 莹莹战战兢兢答道。

“今晚有多少个病人,有病况严重的吗?”护士长一面看着报告一面问道。

“今晚有三十七个病人,大致上没有什么严重的病况。”

当护士长正在翻阅报告时,莹莹见到她胸前挂着的牌子写着“陈丽君”三个字。

直到现在莹莹才有机会打量着她面前的护士长。

一头整齐的头发齐肩,双目却流露出一股忧郁的眼神。

当护士长忽然抬头看着莹莹时,莹莹吓得连忙转过头去,一颗心砰砰直跳不停。

“好了,我须到隔壁病房巡视,再见。”护士长说完便走出办公室,续而离开了22号病房。

直至护士长离开了病房,莹莹才松了一口气。也不知为什么当护士长与她同在一起时,只觉得浑身的不自在,却说不出所以然。

不一会儿,少娟分配药物完后便回到办公室继续整理文件。

“病人都没什么事吧?” 莹莹一面写报告一面与少娟闲聊着。

“没什么,都睡得很好。” 少娟答道。

“对了,刚才一位护士长来巡视过,还问了我一些问题。” 莹莹说道。

“是吗?是那一位护士长?” 少娟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陈丽君护士长。” 莹莹答道。

“啊!” 少娟听后吓得连笔也握不稳,脸色一下子变得很沉。

莹莹见状,自个儿也吓得心跳加快。“怎么啦?我说错了什么?”

“妳看清楚是陈丽君?”

“她胸前的牌子是写着陈丽君三个字,我不可能会看错。” 莹莹一脸疑惑地问,“到底什么事?”

“那位陈丽君护士长已。。。已死去四年多了。” 少娟以低沉的声音说道。

“啊!那我。。。我刚才不是见鬼了吗?” 莹莹害怕到眼泪也流了出来。

“不要怕,她又没害妳。” 少娟见到莹莹吓得哭泣,不禁安慰她。

“咽。。。” 莹莹只是一味哭泣着。

“不要哭,妳也不是唯一见到她的人。自从她去世后,每年总会有几个值夜班的护士见过她。”

“很多人都见过她?”

“不错,她从不害人,况且为了不想惊动到其余的病人,每次都不了了之。别哭了,让病人见到了不好。”

“。。。” 莹莹默默地用手拭去了眼泪。

泪虽然擦掉了,心里深处的恐惧却永远也抹不掉。。。

x x x x x

自从上次莹莹遇见陈丽君的鬼魂后,没有几天,她便辞职不做了。

除了几个与黄少娟较好的合格护士知晓这件事的过程,整间病房没多少人知道。

x x x x x

林美清做护士也有几年了,当然也听闻过一些鬼怪之谈的事件,但她从不相信也从不曾考虑它的存在与否。

这晚,林美清与另一位见习护士洪雪兰值夜班。

又是半夜一点半,雪兰刚刚巡视了病房一圈,回到办公室对着林美清说:“十三号病床的周阿汉一直听到有人呻吟,吵到他无法入睡。”

“是吗?” 林美清看着雪兰问道:“那妳可有去探查一下,是不是有其他的病人不舒服,因此有人呻吟?”

“我巡查过了,但是其他的病人都在熟睡中,根本没有人在呻吟。” 雪兰答道。

“好吧,我去巡查一下。” 美清说完便站了起来走出办公室。

一号、二号、三号,美清一路走一路观察着病床上的病人。

当她正在观察着床上熟睡的病人时,似乎隐隐见到在病房的另一角落有个白影。

由于电灯都没开着,加上距离甚远,美清并没瞧仔细真的是否有白影在房内闪过。
x x x x x

当美清走到十三号病床时,见到周阿汉正睁着一双眼看着他。

“周先生,怎么睡不这?” 美清问道。

“怎么睡得着?一会儿有人呻吟;一会儿又到你们在四周走来走去。”周阿汉发着牢骚说道。

“有人在呻吟吗?怎么我没听到?” 美清一面说一面四边仔细聆听。

“就是罗,妳一来,呻吟声便马上停了,真是莫名其妙。”周阿汉说道。

“至于你说我们走来走去是因为我们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巡查一下。。。”

“我知道你们得巡查。”周阿汉打断美清的话。“但是她却是不停懈地来回走动。”

“你说的她是谁?是不是在办公室里的那位见习护士雪兰?”

“不是,不是她。我说的是另外一位合格护士长。”

“那位护士长呢?”

“在妳来之前已经走去那一边了。”周阿汉指着另一边说道。“奇怪的是她一直走来走去,什么也没说。”

“没事的,她只是进来做循例的巡查罢了。很晚了,睡觉吧!” 美清说完便走回办公室,留下坐在床上的周阿汉。

“那会是谁呢?为什么没来通知我说要巡查病房?” 美清边走边想。“不管它了,反正已经没事了。”

雪兰一见到美清便马上开口问:“怎样?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一切正常。” 美清微笑着道。

“那就好了!“

x x x x x

半夜三点许,美清正为隔天的值班医生准备一些巡查病人的仪器,忽然,她发现置在皿器内的针数量不足,于是,她一连数了好几回在皿器内的针,然后对雪兰说:“喂,我要到隔壁21号病房拿一些针,妳注意一下病人,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妳去吧!”雪兰说道。

x x x x x

由于21号病房与22号病房是相对的,因此美清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拿了她所需要的针。

当她从21号病房走出来时,看到在走廊的那一端,也就是1号与2号病房的那端走廊,正站着一位护士。

那位护士正在向着美清招手,似乎是在示意美清过去。

由于美清站在走廊的这一端而在她与那位护士之间的距离又没有别的人,因此美清可以肯定那位护士是在对着她招手。

只见那位护士一直在缓缓地对着美清招手,却没其他动作。

“她怎么在对着我招手?是不是她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忙?” 美清一边想一边快步朝着她走去。

一条长长寂静的走廊就只传来美清急促的脚步声。

当美清走到走廊的一半时,只见那位护士走向一旁的楼梯口下去了。

“怎么搞的?向我招手我还没到她那里便已走下楼去。” 美清想着想着便又加快脚步走去。

由于1号至22号病房都是在二楼,美清以为那位护士是在楼下23号病房至44号病房的其中一间病房值勤。

美清在抵达楼梯口便下楼去寻找那位护士,那位护士并不在楼下等着她,而是在那一端的走廊等着她。

“搞什么?我从那一端走来这一端,而妳又从这一端走去另一端,真是岂有此理!” 美清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只见那位护士又在对着美清缓缓招手。

美清开始觉得有点气,心中愤愤不平的走向那位护士。

同样的在美清走到一半时,她又走向楼梯口上去了。

“真是岂有此理!好玩啊?真是无聊透顶!” 美清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逐渐升起的怒火,不禁低声骂道。

当美清上了二楼回到22号病房外面时,那位护士却又已回到刚才她站在的1号病房,在缓缓地再对着美清招手。

美清见到那位护士又走回原来的地点向她招手,心中的怒气再也无法按捺住。只见她再也不理那位护士而回到自己的病房。。。

自从这件事后,林美清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位对着她招手的护士。

那位护士到底是人是鬼?这个谜始终是个谜。

在美清与几位合格护士讨论过这件事后,有人说是有护士闲着没事恶作剧;有人却认为美清遇鬼了。

到底真相是什么?连美清本人也不知道。

在这件事后,陆续还有很多人见到陈丽君护士长的鬼魂。

这使到本已骇人的环境更为骇人,尤其那些胆小的见习护士更是纷纷辞职不干。

在医院重新修建过后,再没有听人说见过陈丽君的鬼魂。

也许她已不再出现于人们面前;又也许她经常出现,只是没人透露消息罢了。。。

(故事十四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8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