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外婆

今年是一手把我带大的外婆的逝世十周年,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匆匆就十年了。

因为某种原因,在我三个月大时,父母亲便把我交给我的外婆看管、照顾。由于只和外婆一人相处,当时的我较为木纳、贑直,其实就是比较呆笨。

一些片段很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总在我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忆想起外婆。。。

x x x x x

犹记得有一回,当时的我大概只有四、五岁吧,外婆出外购物,把在睡梦中的我留在家里,托嘱邻居阿嫂帮忙看着我。当我睡醒后,见不到外婆,心里着实慌了一下,走出房外寻找她时,却被邻居阿嫂作弄得哭了起来。那个阿嫂指着一栋大厦说道:“你阿嬷从大厦上跳楼死了。”我记得当时的我哭的特别凄惨,而那阿嫂却在一旁看着我嚎哭,一直微笑着。虽然事隔多年,当时痛哭的悲惨情形还清晰的在我脑海里。

x x x x x

独居的小孩总是比较笨吧,我就是这么一个真实的例子。也是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我从鼻孔里挖出了一快鼻屎,问外婆:“阿嬷,这个鼻屎是什么味道?” 外婆告诉我说她不清楚,还叫我尝尝看,呆呆的我真的把手指上的鼻屎放进嘴巴里。。。晕!

x x x x x

在小学考试其间,外婆买了几瓶鸡精让我补一补。小时候有两样食品是我所无法吞下肚的:鸡精和皮蛋。记得当时外婆拿了一瓶鸡精叫我喝下,生平第一次喝鸡精的我完全无法接受那怪异的味道。喝了一口后的我马上拒绝再喝,死也不再把小嘴巴张开。外婆当时很生气,拿起藤条直逼着我喝。我马上转身便跑,最后跑进厕所里躲 。。。结果是在藤条的威严下在厕所里把鸡精喝下。

x x x x x

有一段时期,老明我很喜欢看“摔跤”,每回我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摔跤节目时,外婆也陪着我一起看。她甚至认得那些摔跤佬而且看得投入非常,身体也会不由自主的随着摔跤佬的动作扭动。外婆当时的偶像是 Hulk Hogan.

x x x x x

最爆笑的一件事发生在我与老友R的身上:有一回,R 与我从外回到我家。在进门后我脱掉我的鞋子,呈现在眼前是我那破了一个洞的白袜子。外婆看到我那破洞的袜子,一脸尴尬,当着R的面前嘲笑了我几句:“哎哟,你看你的袜子破了一个大洞,还穿,真是的。R 你看我们家的明就是这样,成何体统!”

R 一句话也没说,只笑笑,然后把鞋子脱掉。。。靠,他的左右脚上的袜子也都破了大洞。我马上指着R的破袜子对着外婆大声说:“阿嬷,妳瞧,他的袜子也是破的,比我的还大洞,哈哈哈。。。”只见外婆满脸通红,一脸尴尬,不知所措。

x x x x x

外婆后期得了癌症,当时只有舅舅和我与外婆同住在一起。我的母亲、阿姨们以及我的妹妹在白天都会过来陪伴外婆直到我放工回家。

有几次,外婆都不大吃得下我母亲与阿姨煮的晚饭,却在她们全部回家后,告诉我她肚子饿,想吃“河粉”。几乎每一个晚上都要求我到楼下的煮炒摊位打包食物,直把我也养成吃夜宵的习惯。

x x x x x

外婆离开我们之前的最后一个月,已经无法行动,而且也一直进进出出医院。到后期,因为打吗啡止痛,外婆总处在昏迷中。每个晚上放工后,我总会到医院陪伴外婆直至深夜;一个静躺着、一个静坐着。。。

有一晚,约十二点钟,外婆忽然缓缓张开双眼,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其他的人呢?”

我告诉外婆已经很晚了,其他的人都回家休息去了。

“我想吃点东西。” 外婆对着我说。

“阿嬷,我冲一杯麦片给你喝,还有一些梳打饼。”

看着外婆吃了几片饼干以及喝了半杯的麦片,我庆幸当时的我还没回家。当晚,外婆一直握着我的手,微笑着。大概半个小时后,外婆再次昏睡过去。或许是一种预感,在驾车的回家途中,我的泪无从控制的流。。。

隔天,我们决定把外婆接回家,反正在医院也只是躺着。到家的时候,外婆又再清醒过来,看了看四周围,“嗯,到家了,真好。”不出两天,外婆脱离病痛,离开了我们。

那一刻,我知道我再也无法握外婆的手、我再也听不到她说话、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只有照片与记忆。


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怀念我的外婆。。。。。
x x x x x

一个人去世后,只要还有一个人惦记着他、想念着他,那他还是活着的;
当一个人去世后,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怀念着他,他才算真正的死了;



老明八个月大时与外婆的合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7 Comments:

  • At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12:13:00 PM , Anonymous donlim said...

    非常感动!最后两句实在说得太好。(泪水打滚中)

     
  • At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12:27:00 P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Don Lim
    最后那两句是我在当学生时,一位华文老师所讲过的话。当时还一知半解,不是很了解其中意思,经过这些年来,才真正明白当中的意思。

     
  • At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7:17:00 PM , Blogger 一隻熊 said...

    有些人離開再久、依然活在心深處

    獨處時候、想起故人、份外鼻酸

    想起過去種種、特別難過、特別不捨。

    我也害怕這些回憶會隨著時間慢慢從記憶裡淡化

     
  • At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10:33:00 A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一隻熊
    是的,有些事、有些人、再长的时间、再远的空间也无法让人忘记。。。

     
  • At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12:10:00 PM , Blogger Jaschocolate said...

    So sad and touching... Sob sob :'(

     
  • At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2:17:00 PM , Blogger decors said...

    我也非常懷念我的外婆。

     
  • At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10:50:00 PM , Blogger 少俊 said...

    感动,眼泪在打转。

    会不会,从前的往事,都浮现。写得那么真切。那些,所有的曾经。虽然已经走远,但是,你还是刻画地好像昨天发生一样。

    时光荏在。怀念在心中。

     
  • At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11:06:00 AM , Blogger noeyesee said...

    uncle beng

    no i hv not started to blog again just leaving comments here and there in blogs whereby i read

    guess this is yr 1st un-blanco photo lol

     
  • At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5:30:00 PM , Blogger 無名小卒 said...

    应用多点儿心思,写多点儿诸如此类的人生或生活感想。肯定非常有看头。好过你近日来,常把网上读到的拿来cut and paste.不过,话又说回来,聪明人是不会莫名其妙。经常地向素未谋面的陌生读者透露内心世界的。那是未经“人事”的小朋友们的作风。初生之犊不怕虎也。非我辈经历大半人生的过来人之所为。哈!

     
  • At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6:47:00 P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Jaschocolate
    Similar feeling huh?

    Decors
    怀念的心情是一样的吧。。。

    少俊
    或许心底不曾忘怀,所以往事历历在目。。。

    Noeyesee
    Yeah, lim peh did not blanco my face, guess you should be able to recognise me liao

    無名
    Cut and paste 是因为 believe in good things must share.

    对我来说,有看头与否不是重点啦。俺的playground,我话事。

    如果日后的我所写的文章倾向俺的内心世界,那到时我的 blog肯定会只限制读者,open to invited readers only.

    目前有太多 “ 隐身人” 在游览着俺的blog,也许真的应该换成限制读者,嘿嘿。。。

     
  • At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11:49:00 PM , Blogger 一隻熊 said...

    好一句俺的 playground,我话事。

    偶喜歡﹗

     
  • At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9:41:00 AM , Anonymous slurp! said...

    so touching!
    reminds me of the song 王杰-惦记这一些
    是否该结束
    还是会再继续
    把一切都写在胸口
    静静地走过
    to let or not to let go .....

     
  • At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11:30:00 A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一只熊
    写blog不外是为了自爽,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妳大概也和我一样吧?!

    那些另外dedicate的文章是例外。

    Slurp
    有些事,我会选择忘记;有些事却永远会把它深记脑海里。

     
  • At 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8:37:00 PM , Anonymous 柳叶眉 said...

    我是路过的,感动。泪流出来,想起我的祖母。

     
  • At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10:23:00 A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柳叶眉
    谢谢路过,有空多来坐坐。
    是的,怀念常常触动到我们心灵深处那一抹鲜为人知的情感地带。。。

     
  • At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10:18:00 AM , Anonymous 1~xyn said...

    让我想起奶奶。

    在奶奶离开的前几年,和奶奶在一起的时间比谁都多。医院打来的那通电话是我接的。大家都没有心里准备的坏消息,是我传的。

    快要两年了,但还是忘不了当时接听那通电话的感觉。。。

     
  • At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10:46:00 AM , Blogger Old Beng said...

    1~xyn
    是的,当时的我也很害怕电话响。
    她已到了另一个快乐无病痛的世界,我总是如此告诉自己。
    共勉之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