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05

狮城怪谈二 (中 / 下)

故事 二 (中)

=====

天旋地转 电梯里阴风阵阵

=====

“陈小姐,根据我的检查后,发觉妳一点事也没有,一切正常。”医生对着丽珍说。

“但是我每晚都头痛,而且一次比一次疼痛。”丽珍说道。

医生续而问道:“妳说每晚都会头痛?那到底是几时开始的?”

丽珍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大约是一个星期吧,而且每晚差不多都是同样时间都感到头痛。”

医生托了托眼镜框:“每晚同样时间?这样吧,我写封信推荐妳去给专科医生检验一下,也许能检查出什么病?”

丽珍拿了医生的信后,便回家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丽珍的头痛到了极点,使她觉得整个头仿佛要裂开来似的。

连续不断的疼痛使丽珍几乎崩溃,只见她一天比一天憔悴。

终于,到专科医院检查的日子到临了。

经过一连串复杂的检查与照X光,最终的结论还是一切正常,根本毫无丝毫的毛病。

除了吃药,还是吃药,试过无数种止痛药,还是无法减轻疼痛。

直到后来,一夜睡眠的时间不过区区两三个小时。

而在她两三个小时的睡眠中又经常梦到那位撑着一把伞的长发女人。

如此这般折腾了一个多月,在一个夜晚,丽珍奇迹的不再头疼,也不再梦到那个令她感到心寒的女人。

一连十多天也平静地渡过。

美玲甚至于强拉丽珍一同去庙院烧香,求平安。

一切看来已恢复正常。

至少,在她们心中认为一切已恢复正常,她们并不晓得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是最平静的。

直至有一晚,美玲与丽珍一同去喝一位同事的喜酒。。。

x x x x x

“美玲,快点啦,电梯来了,赶快出来,我们要迟到了。”丽珍站在电梯口看着电梯正在楼下升上来。

一会儿,电梯到了。当电梯的门开时,丽珍听到美玲的关门声和她的喊叫声:“来了!来了!急什么嘛,反正人们去喝喜酒总是迟到的。”

当丽珍正在提步踏进电梯时,看到上次那柄雨伞正横置在电梯当中。

刹那间,丽珍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坠入冰库中。

“妳怎么愣在那儿?”美玲边走边说。

就在此时,电梯门已慢慢地合上。

“哎!妳怎么没按着钮?现在又得等多一会了。”

“啊!我。。。我一时之间忘了按,我们走楼梯下去吧。”

“我。。。”美玲还没开口说话便已被丽珍拉着下楼去。

一路上,美玲发觉到丽珍心事重重,叫了她几声也没注意到。

美玲推了推丽珍的手肘,说道:“丽珍,妳怎么了?瞧妳魂不守舍,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累而已。”丽珍不想吓着美玲便以累做为藉口。

当酒席进行到一半时,丽珍觉得她的头痛又逐渐地来了。

开始,只是轻微的痛,渐渐地越来越痛。

而那连续不断的剧痛有如海浪般涌向丽珍,使到她冷汗直冒,对身旁一切的事物也渐渐失去知觉。

在她失去知觉的一刹那前,她依稀又听到那令她骇怕的狂笑声;由远至近、由断续至清楚。

当她感觉到笑声就在她耳边围绕着时的那一刻,她完全失去知觉。。。。。

在酒席进行到一半之际,美玲发觉到丽珍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丽珍,妳怎么啦?”美玲看到丽珍紧锁着眉头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妳没事吧?丽珍,妳听到我说话吗?”美玲依靠在丽珍的身旁轻声问道。

忽然,丽珍睁开双眼,口中咯咯的笑着。

与美玲和丽珍同坐一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丽珍。

“丽珍,妳做什么?”美玲一边扶着丽珍一边说道。

慢慢地,丽珍的咯笑转为大笑、狂笑。。。

一时之间,每个人都停下筷子转着头朝着丽珍的方向看。

“丽珍,妳做什么?妳不要吓我。”美玲被丽珍的狂笑声,吓得不知所措。

丽珍象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只见她继续狂笑着,不停懈的笑着。。。。。

突然间,丽珍站了起来。

只见她在狂笑声中把桌子推倒。一时之间,碗碟着地的破碎声;人们被撞倒的叫喊声;美玲惊怕的尖叫声和丽珍的狂笑声混成一片。

丽珍在推倒一张桌子后并不停手,只见她一桌接着一桌的动手推倒,加上她那骇人的狂笑声,使到在场的人都惊慌失措。

美玲更是吓得跌坐在地上,双脚抖的使不出劲站起来。

忽然在惊慌的群众中走出两个男人,朝着丽珍走去。

两名男人一人一边捉住丽珍的胳膊,以免她在推倒桌子时伤到别人。

只见丽珍双手一拨,两名男人被拨得连连后退,只差没跌倒。

那两名被击退的男人再与另外二名男子又再合力捉住丽珍,但还是无法按住丽珍那巨大的挣扎,而那四名男子也被击得东歪西倒。

此刻,在厨房工作的厨师们闻风后,便一窝蜂的跑出来看热闹。

x x x x x

推倒了四名男人后,丽珍疯狂般飞奔入厨房。到了厨房,她顺手一把拿起放在砧板上的菜刀,然后发出咯咯的狂笑,跑到宴客厅。

“哈。。。。。”

丽珍在宴客厅,疯狂地挥舞着手上的菜刀,吓得在场的人脸青唇白,连忙躲避她的“无情刀”。

美玲见到此状,为之一愕,整个人瘫坐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为了避免被丽珍砍伤,几名年老的橱师于是连忙扶起美玲到一旁坐。

“妳没事吧?”一名年纪较大的橱师扶着美玲问道。

“没什么,谢谢你!”美玲颤抖着答道。

“那位是妳的朋友吧?她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神经有点混乱?”老橱师问美玲。

“不是的!她平时很正常,不知为什么今晚会变成这样?”

“看她的样子好象是撞了邪。”

“啊!”美玲听后顿时大吃一惊。

“她最近可有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对了。她最近。。。”美玲正要对老橱师说丽珍曾不听劝告的踢了那把雨伞的事时,忽然听见丽珍在狂笑声中说了几句话:“哈。。。既然敢踢我,当真不想活了,哈。。。哈。。。”

就在那刹那间,丽珍举起菜刀往自己的身上猛砍。一刀、二刀、三刀,一刀一刀不停地砍,顿时血花溅飞。。。。。

最恐怖的是丽珍似乎并不觉得疼痛,狂笑声并没中断,菜刀还是不停地在她身上起落着。

一时之间,众人都被吓得目瞪口呆,几名女子更是怕的大叫起来。

老橱师见状,马上说道:“快!你们合力阻止她,尽量把菜刀抢过来。阿海,快去厨房找一双红筷子给我,快!”

那名为阿海的橱师即刻飞奔进厨房。

七、八名橱师合力好不容易才制得住发了狂的丽珍。

虽然丽珍身上的伤口,血不停地猛涌出来,她却还在狂笑着。。。。。

==================================================

故事 二 (下)

=====

七支香 十四个夜晚 鬼魂不再现

=====

“华叔,红筷子。”阿海从厨房里找出了一双红筷子。

老橱师华叔拿着红筷子夹住丽珍的左手中指,厉声道:“何方妖魔,还不快快离开!”说完双手用力一夹。

只听见丽珍“啊”的一声,昏了过去。

“快,送她去医院。”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丽珍送去医院急救。。。。。

x x x x x

“华叔,你得救救丽珍,她从昨天昏迷到现在,一直都还没醒过来。”美玲在隔天到酒楼找华叔。

“妳从头到尾把经过说一遍给我听吧。”华叔抽着烟说道。

美玲一五一十的把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问道:“华叔,有什么办可以解救吗?”

华叔想了想,说道:“看来只有去求和解,希望她能原谅丽珍年少无知,毕竟错在于丽珍,她不该去踢那把伞。”

“那该怎么办?”美玲担心的问道。

“当丽珍复原后,妳叫她在夜晚十二点去电梯处烧香,同时也必须烧一些纸钱给她,希望她会原谅丽珍。”

“每晚十二点正?”

“不错。而且每次必须烧七支香。”华叔道。

“七支?那丽珍得烧几晚?”美玲道。

“不知道。”华叔摇头说道。

“不知道!那到底得烧多久?难道得永远的在每晚十二点烧香吗?”

华叔慎重的说道:“那得看丽珍的运数了,如果那女鬼能原谅她,就一切好办,如果。。。”

“如果什么?”美玲急问。

“我也不知道,希望她会原谅丽珍。”华叔道。

“那。。。”美玲不安的说道。

“别担心了,我们现在担心也于事无补,妳先去医院看看丽珍,等她醒后再交代她我所说的话。”华叔安慰着美玲。“如果丽珍醒了,代我问候她。”

“我会的。”美玲点头道。

x x x x x

过了几天,丽珍出院回家休养,美玲在当天傍晚把华叔所说的话重复一次给丽珍听。

“十二点!”丽珍睁大着双眼说道:“还得烧七只香,我。。。”

“丽珍,妳别再不信了,妳就听华叔的话吧。如果妳觉得害怕,我。。。我陪妳。”美玲虽然感到害怕,却还是硬着头皮同意陪伴丽珍。

“好吧,谢谢妳。”丽珍想到那夜所发生的事和那一阵阵剧痛不禁感到害怕。

x x x x x

那一夜十二点正,丽珍与美玲双双拿了一些纸钱和七只香到电梯口。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两人只觉得阴风阵阵吹来,四周有说不出的诡异。

“我们应该在那儿烧呢?”丽珍问美玲。

“我也不懂,我看就在电梯里吧。”美玲回答。

“好吧,就在电梯里。”丽珍说完按着电梯钮。

不一会儿,电梯升上来了,只见丽珍与美玲二人脸色都很苍白,只能对着对方勉强的挤出苦涩的笑容。

丽珍一边烧香一边喃喃低声说道:“对不起,有怪莫怪,对不起。”

忽然一阵阴风吹进电梯里,卷起正在燃烧着的纸钱。

丽珍与美玲双双都被吓得叫了起来。丽珍更是吓得连声道歉:“对不起,原谅我吧,对不起。。。”

当纸钱一烧完毕,两人连跑带跳的奔回家去,只留下一撮烧尽的纸灰和正在燃烧的七只香。。。。。

当晚丽珍又做了一个梦。。。。。

“我怎么会在楼下?我到底想去那儿?”丽珍心里不安的想着,一步一步走向电梯。

然后,她又见到那个撑着一把伞的长发女人站在电梯前。

只见她一直看着丽珍,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丽珍。。。。。第二晚,第三晚,第四晚,连续几晚十二点正,丽珍与美玲都在电梯里烧香。

很奇怪的丽珍的头疼也逐渐好了。

一连十四晚,丽珍和美玲都准时十二点正烧香。

在第十四晚,丽珍又再梦见那个撑伞长发女人。

不同的是,那位长发女人在看了丽珍一会儿后,便转身慢慢地离开,慢慢地消失掉。。。。。

虽然如今丽珍已不再梦见她,头也不曾再痛过,每个初一十五丽珍与美玲都会在午夜十二点在电梯处烧香。

经过这件事后,丽珍再也不随意得罪或碰触任何具神秘性的东西,毕竟是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自己本身也的确遭遇这玄妙的事情。。。。。

(故事二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5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