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Friday, July 14, 2006

狮城怪谈(九)

(旧著)

=====

每当学校假期来临时,总会有许多人到假日营去烧烤、度假。人人到了假日营都会松懈紧张的心情,尽情享受一番。就曾有这么一组朋友,在假日营度假时,遇到了以下怪事。。。

=====

打开‘鬼’厨房
假日营怪事


=====

“哇!这间 chalet 好大间。” 黄丽芬赞叹道。

“当然啦,要不然怎么能容纳我们这几十个人呢?” 大卫说道。

丽芬与大卫同是一间公司的职员。他们的老板陈经理在这个周末定租了三天两夜的假日营,让公司里的职员共聚一堂欢度周末。

出席这个欢度假日营的有:丽芬、大卫、陈经理与他的太太、老林、刘主任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儿女;加上查理、东尼和一向以“大嘴巴”自称的 James。当然也少不了与东尼形影不离的容儿。

Chalet 楼下建有一间很大的客厅,客厅里有电视机以及桌椅。而在客厅旁有一道楼梯上二楼。在楼梯的另一旁是厨房,而厨房则紧锁住。

由于陈经理他们都自备食物,因此都没去想要打开厨房。

在楼下梯级旁设有一间厕所,因此他们都用那儿的水喉洗碟子。

顺着梯级上去就是三间睡房。

当一伙人把东西按着好后便下楼了。小孩子在草场上追逐玩耍,东尼和容儿手牵着手到海边浪漫,剩下的都坐在一旁闲聊。

刘主任的最小儿子小冬今年只有四岁半,正和他的哥哥姐姐玩得兴高采烈。

小冬忽然说:“我要尿尿,你们等等我。”

说完小冬便跑进 chalet 里。

当他从厕所里出来时,在门口处见到一名日本军人站在客厅里望着他。

只见那名日本军人正缓缓地向小冬招手,仿佛要小冬走过去。

“叔叔,你叫我啊?” 小冬头歪向一旁,望着那日本军人问道。

那日本军人点点头,更连连地向小冬招手。小冬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那日本军人。

此时,刘太太刚好走进来找小冬。“小冬冬,你要到那儿去?哥哥和姐姐正在等你,还不快出去玩?” 刘太太一把抱起小冬。

“我想去玩啊,但是刚才那位叔叔叫我啊。” 小冬转过头去看那位日本军人。“咦!叔叔呢?怎么不见了?”

“小孩子不可以说骗话,知道吗?” 刘太太捏了捏小冬的鼻子。

“我没有说谎,叔叔刚才还站在那儿嘛。” 小冬嘟起小嘴巴。

“是啦,去和哥哥姐姐玩吧!”

x x x x x

众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丰富的烧烤晚餐后,都坐在客厅里谈天。

忽然陈经理提道:“不如我们大伙儿来玩牌吧,反正大家都闲着。”

“好极了,就由我作庄吧!” 大嘴巴 James 说道。

“你们玩吧,我带孩子们先上去睡。” 刘太太说道。丽芬、容儿表示困倦,也跟上楼去。

半小时后,小孩子们都先后睡着了。

刘太太因为睡不着,便下楼看丈夫玩牌。

经过厨房时,她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敲打声。

“噹!噹!噹!”

“什么声音?” 刘太太满脸疑惑。

“噹!噹!噹!。。。”

那一阵阵的敲打声还是连续着,象是有人正在用汤匙或是筷子之类的餐具敲打着碗碟和杯子。

刘太太走近厨房,见到锁头还是锁着。

“噹!噹!。。。” 那敲打声还是持续着。

“里头会是谁?” 刘太太不禁猜测着。“难道有匪徒躲在里头,还是有什么变态的人躲藏在里头,准备干一些什么事情?还是叫他们那些大男生来查巡一下吧。”

当刘太太走到客厅时,见到那一班男生正赌得兴高采烈,七嘴八舌地,好不热闹。

刘太太把刘先生拉到一旁,对他说了她所听到的敲打声。

“会不会是隔壁的人呢?何必大惊小怪?” 刘先生不以为然。

“但是我真听到敲打声,不信你去听听看。”

“老刘,我看你老婆是不想你玩牌吧,你就去听听吧。” 东尼作弄刘先生。

“我真的听到了,不信你跟我去听听。” 刘太太说完便拉着东尼去厨房。

“我们继续玩吧!” 陈经理说道。

不一会儿,东尼走回客厅。只见他一本正经说:“是有点不对路,我想我们应该去看一下,看看有什么事。”

众人见东尼说得那么严重,都不约而同地起身走向厨房。此时,刘太太也从楼上把容儿、丽芬和孩子们叫了下来。

大伙儿站在厨房外,听着 “噹!噹!噹!。。。”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候,大嘴巴 James 拿了一只汤匙在厨房外敲打着墙壁,一边放声骂道:“什么东西在里头?有胆就出来现身!干嘛躲在里头?不敢见人吗?”

James 越敲越起劲,越骂越大声:“怎样?不敢出声啦!真是岂有此理,呸!”

众人被 James 这突然的喊骂声吓了一跳,没人来得及阻止他。

“出来啊!怎么不敢啊?” James 继续敲打着汤匙,骂道:“就只会躲在里头,没用!”

忽然,厨房里的敲打声变得很疾急,越敲越大声。

James 一伙人被这突来的转变吓得出不了声,个个不知所措。

只听见那一阵阵的敲打声由小声转为大声,更从厨房一直蔓延到大厅四周围。

“噹!噹!噹!噹!。。。” 敲打声四周皆是,却不见任何物体。

一时间,众人吓得出不了声,个个双脚仿佛被钉在地上。

忽然,容儿大叫一声,奔出外面,大伙儿也都争先恐后地涌出外头,个个逃得无影无踪。

x x x x x

隔天,James 和东尼两人拿了一些香和纸钱到 chalet 烧,祈求原谅。

两人战战兢兢地走向厨房门外,东尼抖着手打开锁头。

当两人一打开厨房的门,走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事态马上起了变化。

只见厨房门自动开关了起来,橱里的碗碟、杯子、筷子等等都飞了出来。窗户也都自动开关,瓦器满天飞。

东尼和 James 见状,东西也来不及烧便抱头逃出屋外,头也不回地跑得远远的。

自此以后,提起假日营,大伙儿心有余惊,James 更是不敢乱讲话了。。。

(故事九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