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Friday, October 06, 2006

狮城怪谈 (十一)

(旧著)

=====

有人说,在服兵役其间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又有人说,在十个军营里头,至少有九个是 “不清洁” 的;然而,在短短的两年或两年半的绿色生涯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这些事情,如有也是极少数,到底军营是否是。。。就让大家耐心地看以下的怪事吧!

=====

绿色惊魂

=====

深夜,海外一个小岛。

陈志强与黄伟生二人正牵着一只狼狗四处巡视。

“伟生,现在几点钟了?” 志强打了一个呵欠问道。

伟生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答:“两点零八分,怎么,睏了?”

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志强点点头说道:“是有点累,你难道不觉得累吗?”

“累又能怎样,还不是得照样巡视。” 伟生也点燃了一根烟。“其实已经这么夜了,根本不须要巡视什么,多此一举。”

“哈,你去跟 Officer 说吧,看他怎么答你?”

“管他的,我不巡视,他又能把我怎样?” 伟生虽然嘴硬,却还是无可奈何地继续巡视。

当他们经过一处森林外时,那只狼狗忽然停了脚步,直盯着那一抹漆黑得令人害怕的森林,嘴里传出一阵阵的 “呜。。。呜。。。”声。

“怎么,停住不走了。” 志强扯着狼狗说道。

虽然志强一直拉扯着套在狼狗颈项的绳子,那只狼狗却不移动半步,只发出那令人听了心寒的呜叫声。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志强与伟生直觉得四处阴森森的,一阵寒气由背部直涌上头部,使得二人头部发麻。

“志强,没。。。没什么事吧?” 伟生抖着声音问道。

“会有什么事?走吧。” 志强说完便又扯着狼狗向前走。

怎知道不论他怎么拉扯,那只狼狗却不肯向前移动半步。

直狼狗嘴里发出的“呜叫”声慢慢由大声转为小声,甚至于四腿正在抖着,似乎很骇怕。

忽然那狼狗猛地往来处奔跑,志强一个没拉稳,便已让它挣扎逃脱了。

“Rocky,回来!” 伟生虽然叫着那只狼狗,它却夹住尾巴越跑越远。

“由它去吧,反正没有它更方便,走吧。” 志强说完便又继续向前走。

伟生呆立在原地几秒钟,回头才发觉志强已远离他几公尺,便急急地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似乎不敢逗留在那森林外。。。

x x x x x

“喂,志强,走这么快赶去那里?” 伟生一边赶上一边问道。

“你跟着我,包有你好处的,走吧。”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一间小空屋。

“进去吧。” 志强对着伟生说道。

“吓!?进去做什么?”

“进去歇会总行吧?”

“这。。。”

“别婆婆妈妈了,进不进来随你便。” 志强说完便推门走了进去。伟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进去。

只见里头有一张床,一张椅子和一张草席。

志强老实不客气便往床上躺,只留伟生独自站在那儿发呆。

“站着干什么,歇会吧。” 志强闭着眼睛说。

伟生只好把草席拉近墙壁,半倚靠着墙角养神,不一会儿,二人便在昏昏沉沉中步入梦乡。。。

志强在酣睡中突然惊醒,他只觉得似乎有人正压着他。不论他怎么挣扎,怎么使劲的想移动身体,却无法弹动半吋。

在惊慌中,依稀听到伟生传来隐约的鼻鼾声。

志强在挣扎中想开口叫伟生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甚至于连睁开双眼也无法做到。

志强就在无助的情况下冒着冷汗,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极力的想移动身体,希望能挣脱那有如千吨重的压力,却连动一下小指头也无从为力。

许久许久,正当他想放弃挣扎时,那股压力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志强在冷汗中坐了起来,只见伟生正大字形的躺在草席上,身旁连个鬼影也没有。

看了看伟生手腕上的手表,才惊觉已是凌晨五时十分,连忙叫醒伟生,二人匆匆忙忙地离开那间小空屋。。。

x x x x x

隔天晚上,志强与伟生再次在巡视中溜到那所小空屋休息。

这次,志强在床边放置着那张椅子,把制服脱下挂在椅子上。

不知是否天气闷热,志强久久无法入睡。他闭着双眼养神,思绪毫无边境的飞驰。

想着,想着,忽然他发觉到在他身边的椅子象是被人踢开似的,翻倒在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又感觉到被人压。

同样的,挣扎根本无补于事,许久,许久,志强才能再次移动身体。

回头一看,只见椅子与他的军服都横置在地上,再看一看伟生手腕上的表,同样是凌晨五时十分。

知晓连续两晚同样的事情发生肯定不是所谓的巧合,心中无数,连忙叫醒伟生,连连离开。

归途中志强一声不吭,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两晚发生的怪事。

在经过那一处森林外时,志强与伟生不禁放慢了脚步,互相望了对方一眼。

“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志强问伟生。

“象是有一组队员正在操练步行。” 伟生答道。

可是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并不见任何人。

那一阵操行脚步声越来越清楚,由远至近,由小声至大声,最后就在他们的四周围。

志强与伟生二人双双四处张望却只见到一抹漆黑。

然后,他们同时听到有人在他们的背后喊口令,最令他们感到害怕的是那口号是以日语喊出的。

两人猛然回过头,却不见人影。

这一下可不得了,伟生吓得脸青唇白的拔腿就跑。

在二人没命似的逃跑之际,自他们身后还传来那一阵令他们心惊胆跳的日语口号。。。

x x x x x

第三晚,志强与伟生同样被分配四处巡视。

这晚,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另一处,不敢再向那处令他们害怕的漆黑森林处。

两人一边抽烟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志强突然停下脚步,双眼瞪着前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朝来路飞跑回去。

伟生在呆伫了几秒钟后,也奋不顾身的紧跟在志强身后奔跑。

全力奔跑了大约有5 分钟之后,二人双双跌坐在草地上吃力的喘息着。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跑这么快?” 伟生上气接不到下气问道。

“你。。。你没。。。见到任何东西吗?”

“没。。没有。” 伟生喘着气说。

“那你为什么也跑?” 志强不惑问道。

“我见到你跑,我当然也跟着你跑,难道要我独自一人呆在那儿?到底你看到什么?”

“我。。。我见到距离我们大约十公尺外,有一白衣、长发、面色苍白的女人迎面向我们慢慢走来。不知为什么,当时的我心里非常害怕,就奔跑离开。。。” 志强说到一半,忽然双目张至最大,大叫一声,指着伟生的背后,嚷道:“她又来了,快跑呀!”

伟生一听到志强说她又来了,吓得脸无血色,马上又拔腿与志强一同奔回军营去。

两人没命的全速奔跑了大约二十分钟才抵达军营。

在见到他们的组长时,二人再也忍受不住,双双精疲力尽昏死过去。

两人在隔天醒过来后都大病一场,足足病了一个多星期才渐渐痊愈。

两人在这件事发生之后都不想再做夜间巡视,但却因为军令如山,只能咬紧牙根,走一步算一步,两人每每总在战战兢兢中渡过一个漫长的黑夜。。。

(故事十一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