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uesday, August 07, 2007

狮城怪谈(十九)

(旧著)

=====

迷离夜(二)

=====

男甲讲完他的遇鬼记后,停顿了下来。

男乙、男丙和女子都静静地坐着,一句话也没说。

“好了,现在到我告诉你们我所遇见过的事。” 男乙说道。。。

x x x x x

我是一名德士司机。

有一回,我在夜晚开着车,在路上兜来兜去,希望能看到有人在路旁等车。

兜着兜着,我在小坡那儿终于载到了一位女顾客。

那女人有着一头长发,大部份的头发都从头额上散了下来,遮住了她那苍白的瓜子脸。

她一上车,我马上嗅到了一股很奇特的香水味。

她叫我载她到乌节路的XX大酒店。

在行程中,我偷偷从倒后镜看她。绝大部份的脸由于被头发遮住,因此根本看不清楚。

一路上她都静静不出声,而那香味也越来越浓。

到达目的地后,她叫我等她一会儿,她进去和朋友见面。

在车内等了一会儿,她终于走了出来。

上了车之后,她告诉我她见不到她的朋友。大概是她听错了酒店的名字,并要求我载她到另一间大酒店。

由于当晚冷冷清清,根本没有别的乘客,我便继续载着她到另一间酒店。

一路上,她还是不吭一声,只望着车外的街景。

到达另一间酒店后,她照样进去找朋友。只一会儿,她便又再出来。

同样的,她告诉我找不到她的朋友,并且给了我另一间大酒店的名称,叫我载她到那儿,她的朋友也许就在那儿。

如此这般地兜了几间大酒店,她的朋友始终没出现。

看了看计钱表,已是二十多块钱,我告诉她我就快要收工,希望她打定主意要上哪儿?

当时我心里想,把她载到目的地后便叫她付钱,毕竟我已为她兜了几乎整夜。

她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叫我载她回芽笼住家。

没办法,顾客至上,我只得载她回芽笼。

她指引我载她到一座组屋的停车场里,她打开手提袋问我车资多少钱?

我告诉她一个数目,只见她把袋里的钱数了一遍,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她的钱不够。

开什么玩笑!我陪了她兜了整个晚上,这儿去那儿去,她竟然说钱不够。

或许是我脸色不大好看,她马上说道她就住在这座组屋的三楼,她可以马上上楼去拿钱还给我。

当她指上三楼时,我把头探出车外望了上去,见她所指的那一间有着一盏红灯亮着。

除了答应让她上去拿,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当她上楼去时,我站在车外一边抽烟一边耐心的等她下来。

我见到她开门走了进去,才相信她所说的话。

当我抽完第三根香烟时,才惊觉她已进去太久了。

事到如今我只能上楼去讨钱。

在门口敲了大约一分钟的门,一位老太太以惺松的眼睛开门疑惑的看着我。

我告诉她刚才有一位长发的女子坐我的德士没给钱便进去了,我怕她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便对她形容那女子的容貌。

她在听了我的一番形容后,“哦”的一声然后叫我等一会儿,进屋里去拿钱。

在临走之前,我告诉她请她告诉那长发女子以后乘搭德士要带多一点钱,才不会带给别人麻烦。

本来说完之后我已打算下楼去,但却因为她说的一句话而停止脚步。

她说:“唉!我也没办法,我又见不到她,而且每隔两三夜便会有德士司机上来讨钱,我也无法阻止她。”

我大感不惑,追问下去。

那老太太摇了摇头,然后打开大门叫我进去看就会明白。

一踏进屋里,我见到一个大橱上放着一张黑白遗照,在照片的两旁放置着两只白蜡烛。

那照片中正是那长发女子!

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站立不住。

那老太太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她总是不安息,总会在夜晚在外头乘搭德士,我也已经习惯了。。。”

那老太太的话并没说完,我却早已奔下楼下。

至今我每回开夜车都有一点提心吊胆。

x x x x x

男乙说完后,众人都沉默了一阵子。

四人当中唯一的女子也在此时说出她所遇到过的怪事。。。

迷离夜(二)完


=====

(故事十九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