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hursday, June 14, 2007

狮城怪谈(十七)

(旧著)

=====

在繁忙、匆促的大都会生活里,如果能卸下平日的辛劳,带着愉快的心情,到南部的岛屿露营嬉戏,那是一件多么写意的事,可是,在这些岛屿上,我们往往会碰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

迷离岛

=====

清晨。

在世界贸易中心的码头处,一班中学生与几名教师正集合在一块儿等船。

经过点名后,领队的陈主任与其他六名教师带领着一队四十三名学生登上轮船往海外的一个岛屿露营三天两夜。

陈主任现年四十八岁,是一位很稳重冷静的男士。

其他六名教师分别是王先生、林女老师、黄小姐、体育主任巫先生、洪女老师和一名代课老师钟先生。

其中以钟先生最年轻,现年才廿一岁,林女老师与洪女老师都是中年妇女。黄小姐在三个月前才正式成为合格教师。

一伙七名教师,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就这样带着四十三名学生露营去了。。。

x x x x x

经过一整天的节目后,每个学生在夜晚十点半便已全部被叫上床睡觉。

由于这是一间男女混合学校,因此这一次的露营是分男女两组。

晚上,男女各分睡一间房间。

当所有的学生全都被遣回房里睡觉时,七名教师才一同围坐在一块儿讨论今天的活动。

“各位对今天的节目安排有什么意见?”陈主任首先发问。

“学生大致上都还很合作,都很有团体精神。”洪教师说道。

“我认为我们应该让学生们有多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让他们自己去玩一下,毕竟他们已不是小孩子了。”最年轻的代课钟老师说道。

“让他们自由活动?那不是太危险了吗?”黄小姐反对道。

“我也觉得不太妥当。”林老师也附和说道。

“我认为钟老师的意见不错,我们是应该让学生们多一点自由活动的机会。”王先生说道。

“不错,来岛屿露营主要是训练学生们自立,是应该让他们自由发挥。”陈主任点头道。

“话虽然不错,但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谁该负责?”洪老师不赞同。

至此,同意与反对学生自由活动的老师们各占三位:三位女教师都认为不妥当。

这时,每位老师都转过头望着体育主任巫先生,因为他的意见将是学生接下来的节目。

巫先生想了一想,说:“我认为我们是应该让他们尽情玩乐,不过我们应该在他们自由活动时与他们在一块儿。那些想去海边游泳的,钟先生与我会特别注意他们,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唔,我看就这么决定吧,只要我们多留意一下他们的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 陈主任道。

三为女老师虽然不同意却无法再发表意见。

七位老师再讨论多一会儿便散会,各自回房里去。

当七位教师鱼贯的走出去时,黄小姐与林老师正走在最后。

“林老师,我想去洗个澡,妳介意我们一块儿吗?” 黄小姐问林老师。

“好啊,我也想去洗个澡,就一起吧。”

由于冲凉房在厨房的后面,因此当林老师与黄小姐拿了毛巾肥皂之类的必需品后便绕厨房处走了过去。

在她们洗完澡后,便双双走回房里。当她们经过厨房时,听到从里头传来有人在里头的声音。

“嘘!妳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林老师向着厨房里头一指,问黄小姐。

黄小姐把耳朵靠向门口聆听,点点头道:“唔,里头好象有人在收拾餐具之类的东西。”

原来由厨房里头传出了象是一些碗碟杯子碰触桌子的敲击声,更传来一阵阵的椅子被移动的声音。

林老师与黄小姐双双低头从门缝处看,只见里头一片漆黑,根本没丝毫光线。

黄小姐更大胆地握着门柄,试图打开它。

“咦,锁住了?”黄小姐惊讶地说道。

“钥匙在陈主任那儿,我们去找他吧。”林老师说完便拉着黄小姐急急忙忙地离开。

陈主任在听了两位女同事的一番话后,沉思了一会,然后叫醒体育主任巫先生和代课老师钟先生陪着林黄二人一齐到厨房去探个虚实。

五人一行人来到厨房门口处。

“听!”林老师细声说道。

果然由里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这个时候,加上门被锁住,怎么会有人在里头呢?”钟先生一脸疑惑问道。

“不如我们打开门看看吧。” 巫先生提议道。

“不行!”陈主任即刻反对。

“那。。。” 巫先生还想开口说话。

“别再说了,走吧。”陈主任说完便掉头走回房间,其余的人见状也跟着离去。。。

x x x x x

隔天,陈主任对着各同事谈及昨夜的事说道:“我不认为昨晚厨房里有人,而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因此,我们最好由它去。别去惹它,反正我们在这儿还有今明两天而已。。。”

“可是我们什么也没见着,哪可以就此不管了呢?” 巫先生问道:“况且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呢?”

“巫先生,你还年轻,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旁的王先生插嘴道。

“好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千万不可对学生们谈及此事。”陈主任对各人说道。

这天下午,学生们都自由活动,个个玩得精疲力尽却兴奋得很。

在晚上当大伙正熟睡时。。。

钟先生在朦胧中被一学生摇醒。

“老师,醒醒。”振华一脸惊慌地猛摇着钟先生。

“啊,什么事?”钟先生以惺松的目光问道。

“钟老师,我的床一直在震动着,使我根本无法入睡。”振华一脸苍白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震动?”钟老师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我说我的床。。。震动!” 振华提高声音说道。

这时,睡在钟老师隔壁床的王先生也醒了过来:“振华,你带我们到你的床位去。”

当他们三人走到振华的床位时,见到其余的学生们都在酣睡中。

“没有啊,你的床不是好好的吗?”钟老师打着哈欠说道。

“可是刚才它明明正震动得很厉害。” 振华道。

“好了,别闹了,睡吧,已经很晚了。”王先生拍了拍振华的肩膀说道。

“不!我不会再睡在这张床了。” 振华说完连连退后。

“好吧。反正我的隔壁还有一张空床,你今晚就睡在那儿吧。”王先生说道。

“走吧,别吵醒其他的人。”钟先生说道。

三十分钟后,振华还是无法入睡。

当振华坐直身望向他的床边时,见到七八条“白影”正四处飘荡,根本没有脚部。

振华吓得连忙用被盖着头部,直发抖直至天亮。。。

x x x x x

第三天,一行人在收拾行囊后便踏上归途,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由于振华一脸苍白,步伐蹒跚显出一副惊惶的神态,在旁的巫先生和钟先生便走近他与他交谈。

“振华,怎么啦,不舒服?”钟先生一手搭着振华的肩膀问道。

“没。。。没什么。” 振华摇头说道。

“你的脸色很差,我看我待会儿送你回去,O.K?” 巫先生在一旁说道。

“不必了,我真的没事。”振华说道。

“不要紧,反正我得送钟先生回去,顺便也送你一程。” 巫先生说道。

“这。。。” 振华还想拒绝。

“不用这了,就这么说定了。” 钟先生说道。

这次的学校露营也就在一片热闹哄哄的气氛下结束了。

x x x x x

“喂,老巫,下个星期六我将和“沙皮狗”和“马桶”去露营,你去不去?”钟先生在休息时间问着巫先生。

“哦!“马桶”与 “沙皮狗”也会去,哪可以少了我呢?” 巫先生笑答道。

“还有别忘了带你的另一半也一同去,人多才热闹。”钟先生道。

钟先生、巫先生、外号“马桶”和“沙皮狗”是四名很要好的朋友,彼此是多年的邻居和同学。

在星期六的下午,巫先生一行八人,四对男女齐齐到另一个小岛露营。

由于这个岛屿并无露营设备,因此钟先生等人只得自己动手扎营。

忙了一阵子,总算扎起了两个大营帐。男女各一个,分开睡。

“小钟,我们一同去环绕这个岛一圈吧!” 巫先生提议道。

“走吧。” 钟先生说完便与巫先生一同走了。

x x x x x

钟先生与巫先生在岛上绕一圈时,见到在靠近森林处有一石碑,似乎是个坟墓。

两人由于都不信鬼神之说,因此也不当是一回事。

当他们回到营帐处时,“马桶”他们已经升了火正在烧煮食物。

“回来了,怎么样?” 巫先生的女朋友小晴眨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问道,双手紧握着对方的手。

“喂!别那么亲热,这儿还有别人哟。”钟先生在一旁作弄着他们。

“关你什么事?”钟先生的女朋友慧慧走过来把钟先生拉到一边去,“让他们去吧。”

“喂,你们也别那么亲热,这儿还有别人。”巫先生也作弄回钟先生。

一伙人听后都大笑起来。

x x x x x

夜晚。

老巫、小晴、老钟、慧慧、沙皮狗、美姗、马桶和雯玲齐齐围坐在火堆旁烧烤食物。

“咦?那儿有人。” 雯玲忽然指着岛的那一端说道。

每个人都转过头去,往雯玲所指的方向望去。

“哪有什么人?” 沙皮狗首先说道。

“是啊,哪有人,一定是你眼花。”老钟也说道。

“不可能,我明明。。。” 雯玲还想说下去。

“不用明明了,吃鸡翅膀吧。”马桶拿了一个烤好了的鸡翅膀便往雯玲的手上塞去。

雯玲虽然满脑疑惑却也不再多说一句话。

闹了一个晚上,八人才收拾一番,然后便回到营帐里休息。

当八名男女正在营帐里歇息时,远处传来一阵高吭的惊叫声。

那一阵惊人的呐喊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象是针刺一般的钻进每个人的耳中、心中。

老巫等人即刻走出营帐处探个究竟。

此时,小晴等人也刚好一脸惊惶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什么事?” 慧慧以发抖着的声音问道。

“不知道。”钟先生答道。

人人手里各拿着火把四处巡视。

“没人啊!”马桶一行人在巡视一番后并没发现到任何人。

“回去睡吧。”沙皮狗说完后,众人便又再回到营帐里休息。

忽然,那一阵令人心跳加速的喊叫声又再划破夜空。

正当老巫他们四个男生你望我、我望你之际,小晴四名女生惊惊慌慌地冲了进来,投入自己男友的怀中。

只见四名女生吓得脸青唇白,个个怕得直发抖。

此时,老巫一伙人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笑声,一阵女人的笑声。

只听见那阵笑声由远慢慢向着他们的营帐移近。

夹在那阵恐怖的笑声是一阵阵铃声,似乎是女人戴着的脚镯在脚部移动时所发出的声音。

只听见那阵笑声、铃声从远处慢慢移近他们的营帐外。

然后,围绕着营帐外直打转。

那阵笑声由慢逐渐变成快速,在营帐外围绕着。

四对男女害怕得直紧握着对方的手,只感觉到手心一片潮湿。

那阵笑声、铃声飞快地在营帐外直绕着十多分钟,然后慢慢地又移动到别处去。

“我出去看看!”老钟说完便起身想走出去瞧瞧。

“不要!不要出去!” 美姗与慧慧齐声嚷道。

就在此时,那阵在远处的笑声、铃声又再飞快的朝着他们的营帐传来。

一个人的行动绝对不可能来得那么快。

人人一听到那阵声那么快又来到营帐外,个个怕得抱成一团,吓得屏住呼吸,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那阵声音来来去去,维持了个多钟头,似乎在作弄着老巫他们。

好不容易,那阵声音才慢慢地由近至远,慢慢地消失在夜空中。。。

“那是什么?”马桶首先打破沉静。

“不知道。”沙皮狗猛摇着头。

“会不会是。。。”老钟道。

“别说了!别再说了!”四名女生几乎同一时间嚷道。

人人一整夜便挤在营帐里,提心吊胆地坐到天亮,谁也无法入睡。

隔天清晨,人人急急忙忙地收拾,然后速速离开了这个令他们害怕的小岛。

x x x x x

后语:自从这件事后,老巫与老钟再也不敢踏上这个小岛。四名女生更是怕得从此再也不敢去露营了,见过鬼一次就够了。

换成是你,你还敢吗?

(故事十七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4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