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Monday, July 24, 2006

狮城怪谈(十)

(旧著)

====

俗语说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每个人一到晚上安睡时都会做梦,然而,梦往往使人感到迷惑,不管它是好是坏,有时它会如真实般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令人感到猜疑,甚至于科学也无法做出任何解释到底梦是什么?它的可信性有多高呢?就让我一一揭开。。。

=====

都是南柯一梦

梦境(一)

洪志伟是我的三叔。

他的年纪大约三十出头,为人很沉静,属于沉默寡言的文静男士那一类。

近日,他经常重复地做了一个令他感到坐立不安的梦。。。

梦境开始时,三叔就跌坐在一个运转时速非常快的空间。此时,三叔简直无法控制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在四周一片模糊的情况下,三叔跟着莫明的时速继续前进,忽然,一团黑影迎面地向他袭击过来,使得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三叔被惊醒。笼罩着他的就只有漆黑一片的睡房。

当日是6月28日星期四。

x x x x x

第二次的梦发生在7月3日星期二,与第一次做梦相隔了4天。

同样的梦,同样的情节,同样的在一团黑影扑向他时就被惊醒过来。

第三次的梦境比较清楚,虽然刚开始入梦时也是同样迷迷糊糊的。。。

但当他在迅速的前进时,他却隐隐中发现自己似乎坐在一辆汽车之中;正当他想看个究竟时,那团黑影又再次地迎面扑来。。。

他再次由梦中惊醒。当日是7月7日星期六,与前次相隔了3天。

x x x x x

隔天星期日。

三叔很幸运地,中了头奖。一夜之间,他变得很富有。星期日与星期一这两天,他都没有再做那个怪梦,却在隔了两天后的星期二再次做了那个梦。

虽然做梦的次数越来越多,相隔的时日也越来越短,可是,他却因为中了马票太兴奋而不再理会这个梦,更在他购买了一辆跑车后忘的一干二净。

洪志伟喜欢驶着他那令人羡慕的跑车到处去,更爱好踩尽油门在公路上快速的奔驰。

正当他快速的前进时,迎面而来的又是一团黑影,快的令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洪志伟在满头冷汗中从梦中惊醒。

7月12日星期四。

x x x x x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一刻。

洪志伟驾着他那跑车正朝着巴西班让的方向驶去。

洪志伟一边行驶一边想:“这条路人称99弯,果然不错,几乎每五十步便有一个弯。”

想着想着,洪志伟突然想起他那个怪梦,心里打了一个冷颤,不禁放慢速度。

虽然他只驾驶着速度每小时40公里,那又长又多弯的道路使他不禁把速度降至更慢。

过了一弯又一弯,洪志伟打醒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地,好不容易才驶完那弯道。

由于一直在慢驶中,一走完那又曲又弯的道路,洪志伟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再次踩尽油门。

不知是什么原因,洪志伟禁不住转过头去看。

“什么危险99弯?还不是如此而已。” 洪志伟心里暗暗冷笑着。

当他一回过头来,进入他眼帘忽然是一辆大卡车!

那辆大卡车就停在路边,而在卡车的后头置放着一大捆的铁枝。

洪志伟在发觉到那停在他车前的卡车时,距离只剩下5、6尺。

洪志伟顿时吓得心跳加速,自然的正常反应使得他猛踩下刹车器,但一切已太迟了。

他只见到那一大捆的铁枝刺破他车前的挡风玻璃,直向他刺来。

正如他梦中所见,一团黑影迎面而扑来。

那捆铁枝在刺破玻璃后,直刺入他胸膛,把他钉在座位上,他在即刻间死亡!

那日是7月13日星期五。

那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

冥冥中似乎已注定他逃不过着场劫难,那带有预兆的梦并没有帮他扭转他的劫难。。。

x x x x x

梦境(二)

我外公去世也已有二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前他由中国来新加坡工作,跟着他来是我的外婆。当年他们二人来新加坡时,留着一个九岁的女儿在中国跟着叔叔同住。

自从他们二人来到新加坡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中国,二十多年前我外公逝世了。

我外公去世多年,一直都没什么事发生,直至有一年,我外公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姨母)由中国来新加坡探望我们。

我姨母在新加坡逗留了两个多月在那期间,她住在我家。

每天傍晚,她总会为我外公上一枝香。

我姨母几乎每个晚上都说她梦到我外公。虽然她几乎每晚都梦到我外公,他却从不曾开口对她谈过话。

在梦中,我外公总是以一种疑惑的眼光望着我姨母,似乎不认识她。

当我姨母对我们说她每晚的梦境时,我们都认为是无稽之谈,都一笑置之。

直至有一晚,连我母亲也梦到我外公。

在梦中,我外公问我母亲,她(我姨母)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住在我们家这么久?

当我母亲在梦中告诉我外公说那是我姨母,他却说不认识她,而且根本没见过她。

当我母亲告诉我们她的梦时,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外公会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得?

最后,我哥哥说出他心中的想法:“我想外公并不是不认识姨母,而是不认得她。”

“不认得?” 母亲不惑问道。

“对,想一想,当外公从中国来新加坡时,姨母当时只有九岁,现在姨母都已四十多岁,面貌当然不同,所以我说外公不认得姨母。”

我们大家听了哥哥的解释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外公并不认得姨母。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看法,实际是否真是如此?我想没人会真正知道答案。不过还有一个梦却是无法以科学的角度来解释。

x x x x x

梦境(三)

有一晚外婆对着母亲和我说:“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到你外公。”

“怎样?有没有给妳四个字?” 我笑着说道。

“乱讲。” 外婆说道:“他望着我说,房子歪了一边,他住得很不舒服。”

“没什么的,只是一个梦而已罢了。” 母亲对着外婆说。

“可是他一直重复着说住得很辛苦,很不舒服。” 外婆锁着眉头说道。

“别可是了,外婆,没什么的,只是一个怪梦而已。” 我也说道。

“我明天想去光明山拜祭一下你外公,你有空吗?” 外婆问我。

“好吧,反正明天是星期日我不用上班,就载妳去吧。” 我对外婆说道。

隔天清早我载着外婆与母亲一同到光明山拜祭外公。

爬上一整排的梯阶,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外公的骨灰坛。

一见到我外公的骨灰坛,我们三人当场吓了一跳。

只见外公的骨灰坛并不是正直的摆置在木桌坛上,而是歪倒在一旁。

外婆马上把外公的骨灰坛扶正,确保它不会再歪倒下来。

当晚,我以为外公会再报梦给我外婆,却没有。

也许这只是一个很偶然的巧合,但也可能是你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

(故事十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