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狮城怪谈(十二)

(旧著)

=====

快餐店在新加坡到处都有分店,主要是因为生意好、顾客多,特别是在周末与假日,快餐店更是挤得人山人海。然而,又有谁会知道一到半夜,快餐店却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

白天闹哄哄 夜晚冷清清
快餐店里的另一个故事


=====

陈经理对 Crew Leader 阿成说:“待会儿我将在经理室里整理与总结今天的帐目,你现在就分配他们的工作吧。”

阿成点头道:“没问题,这儿就交给我吧!”

经过一轮的分配后,阿成亲自收拾厨房;阿莲负责洗完所有的皿器;阿美整理柜台的纸巾和负责清理炸薯条的炸薯机;阿发和阿明则负责扫地、抹地以及清洗厕所;最后一个女职员小妮负责收拾职员的休息室包括扫和抹地,洗刷休息室里的两间厕所。

在休息室里抹地的小妮一面工作一面哼着曲子,忽然她听到有人叫她。

于是,她便走出休息室看个究竟,一出休息室,只见阿莲正忙着洗涤皿器而喷得满身都是水。

“阿莲,妳叫我啊?” 小妮问道。

“妳说什么?我听不到。” 由于阿莲没留意到小妮,加上水流的声几乎掩盖小妮的声音,所以她没听到小妮的问题。

“我说,是不是妳在叫我?” 小妮提高声音问道。

“我叫妳?没有啊,怎么啦?” 阿莲满脸疑惑答道。

“没什么,我好象听到有人叫我。”

“我没叫妳啊,也许是其他人叫妳,妳去问问他们吧。”

“好吧。” 小妮说完便去问其他的同事。

不一会儿,小妮又回到休息室。

“怎样?谁叫妳?”阿莲问道。

“奇怪,没人叫我,但是我明明听到。。。”

“可能是妳听错了吧!”

“也许是吧!”

x x x x x

这时,大厅传来一阵吵闹声,似乎是有人正在吵架。

当阿莲和小妮走到大厅时,见到负责扫地、抹地和清洗厕所的阿发于阿明正在争吵着。

“明明是你存心跟我过不去。” 阿发对着阿明喊道。

“我都说没有了,你就是不信。”

“不是你还会有谁?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两个人,难道是我自己弄的吗?” 阿发在不觉中提高声音。

“着我怎么知道?也许你吃饱没事做也说不定。关我什么事?”

眼看他们就将打起来时,Crew Leader 阿成立刻劝说了几句:“什么事这么严重?有话慢慢说。”

“就是啰,吵什么吵。” 阿莲也劝他们。

阿发指着阿明说:“刚才我洗完男厕所后,便去洗女厕所,怎知道当我洗完女厕所时走到男厕一看,满地都是肮脏的脚印,而大厅就只有阿明和我,你们说不是他又会是谁呢?难道是我自己吗?最气人的是厕所刚洗干净,又得再洗一次。”

“阿明,那你就不对了,他好不容易才洗干净,你又。。。”

“就是啰,你不应该这样作弄阿发。” 那些女孩子都纷纷指责阿明。

“我都说不是我做的,怎么连你们也不相信我。” 阿明说道。

“你当然不会承认!” 阿发嚷道。

“我干嘛要承认!根本不是我弄脏的;我自己的工作都还没做完,那还会有闲工夫去作弄你?” 阿明大声说道。

“这大厅就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不是你还会有谁?难道有鬼啊?!”

“真的不是我干的,你不信就算了。” 阿明道。

这时陈经理也闻声走了出来。

“什么事这么吵?都做完了吗?” 陈经理问道。

Crew Leader 阿成把事情的经过向陈经理说了一遍。

“好了,不管是谁的错,别再吵了,赶快做完工作,司机小林就快来了。” 陈经理道。

由于值夜班的职员总是在半夜一两点才把工作做完,因此公司聘请了一位司机负责接送大家回家。

陈经理说完后,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工作。

x x x x x

大约在半夜两点钟左右,全快餐厅的工作人员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而迅速穿上便装,等待司机小林的到来。

不一会儿,小林驶着他的小巴士来到快餐店的门前。

快餐店的大门前便是一条马路,因此从外头是可以望进快餐店里。

陈经理做例常的巡视一圈后,便开门让全部的职员先上巴士。

为了方便明早进来工作的同事与职员,快餐店里柜台前的几盏灯是开着的。

陈经理察觉一切正常后,便锁上大门然后自己也上了巴士。

大伙儿在巴士车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等着司机小林开车送他们回家。

x x x x x

时间一分一秒地慢慢地流逝了,小林却还是抽着烟,根本没打算要开车。

“小林,为何还不开车?” 阿发问道。

“你们人都没上齐,怎么开车?” 小林转过头来回答阿发。

陈经理听了便数起人数来。

“一,二,。。。六;六个人,对啊。” 陈经理对着小林说。

“什么对?店里柜台那儿还有两个人在走来走去,不等他们吗?”

巴士上每个人听后都纷纷转过头去看。

“没有啊。那有什么人?” 阿美第一个说道。

“嗱!站在柜台前不就有着两个职员走来走去。” 小林指着柜台说道。

当陈经理再次地转过头去看,见不到有人,马上知道小林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小林,没有人了,开车吧。” 陈经理说道。

“但是。。。”

“不用但是了,马上开车。” 陈经理打断小林的话。

小林听后便马上开车。

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无人敢说半句话。阿莲、阿美和小妮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几天后,小林才高速大家他那晚所见的 “东西”。

阿莲被吓得从此以后不敢再值夜班了。

x x x x x

由于陈经理再三吩咐众人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当夜所发生的事,因此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过几个,而且再也没有人提起。。。

有一晚大约十一点许,有一女顾客刚好人有三急上厕所。

但当她推门进厕所时,却见到一名男子的背影在水喉前洗手。

涌进她脑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哎呀!走错厕所。” 由于男女厕所是并排着,因此是有这个可能性。

在她急急走出厕所后,发觉到门前的字体显示她并没走错厕所。

涌进她脑里的第二个念头是:“里头有色狼或者是他走错厕所。”

在厕所外面站了几分钟,那个男的还没出来,女顾客不禁起了疑心。

就在此时,刚好一名女职员走过。

“Excuse me,麻烦妳进去查一下好吗?刚才我见到一名男子在里头。” 女顾客对着女职员说道。女职员和女顾客就一起进入查看个究竟。

“没有人啊。” 女职员转过头对女顾客说道。

“可能。。。可能我看错了,没事了,Thanks!” 女顾客说完便急急忙忙地走出厕所。

当女职员从厕所出来时,刚好见到那位女顾客慌慌张张地拉着她的男朋友离开了。。。

“她怎么了?怎么这么急着离开?。。。” 女职员百思莫解地想着。

x x x x x

隔天傍晚,由于鸡肉的存货不够,队长美如便去冷冻库拿三盒冰冻鸡肉。

每一间快餐店都会有一间储藏室和一间冷冻库以便置放一些盒子、杯子、干料和一些冰冻的食品如薯条、牛肉等等以备急用之际。

这间快餐店的冷冻库并不是在同一层楼,而是在地下室 (Basement)。

当美如打开冷冻库的门走进一看,只见那些一盒一盒的牛肉、鸡肉被弄得乱七八糟。

“怎么搞的?这么乱!他们怎能这么乱放这些食物?” 美如一边收拾一边埋怨着。

由于冷冻库里的气温是零下十几度,美如以最快的速度把食物摆置整齐便急急忙忙地走出去,当美如把锁好后转身走了几步才想起她忘了拿她需要的鸡肉,于是美如一面笑着摇头一面开门。

“真好笑,竟然会忘了拿鸡肉。” 美如面露出笑容走了进去。

只走了两步,她的笑容却在脸上僵住,刹那间只觉得那股寒气由四周直涌入她心扉,只差没吓得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原来那些被她摆置好的盒子如今却横置在四处,仿佛她刚才根本没整理过。

美如呆了几秒钟后,不禁发出一声惊叫后转身飞奔出冷冻室。

美如在跑了几步后,脚抖得使不出劲来,当场就跌坐在地上。

最令她感到害怕的是冷冻库还在她的视线中,就在她身前咫尺之间。

无奈她就是再也提不起劲来,只能骇怕地瘫坐在地上,双眼直瞪着开着门的冷冻库。

美如只觉得冷冻库里忽然间阴气沉沉的,一阵阵的白雾缕缕向着她包绕,心中的恐惧慢慢地升至极点。。。

x x x x x

快餐店里的职员发觉美如下去地下室的时间太长,故就下去找她。

当他们找到美如时,只见她整个人吓得脸青唇白,似乎被吓坏了。

美如从恐惧中苏醒过来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推说自己不舒服,因此提早下班。

几天后,美如申请转去别间分店工作,从此再也不敢独自一人去冷冻库。。。

x x x x x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Crew Leader 阿成和阿发、阿明、阿标以及阿伟共五名职员下去整理和收拾储藏室。

“今天可真忙啊,人潮一直涌进来,仿佛不会停止似的。” 阿伟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当然,今天是周末嘛!” 阿明道。

“别说这么多了,赶快整理,时间不多了,别让司机小林待会儿等我们!” Crew Leader 阿成对着大伙儿说道。

就在此时,由冷冻库里传来一声“碰”的巨响,把每个人给吓了一大跳。

“怎么一回事?里头有谁?” 阿发问道。

“我也不知道。” 阿成摇头道。

“难道有贼躲在里头?” 阿标说完拿起一根木棍小心翼翼地走向前去。

“小心点,阿标。” 阿明见到阿标走向冷冻库,也和阿发、阿伟各人拿起一根木棍。

五人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冷冻门,准备在门开后便往那仁兄的身上猛打。

阿成手握着门柄,慢慢地把门拉开,其余的人都很紧张的举起木棍。

阿成在拉开门说:“准备,现在打!”

四人手持着木棍在门被拉开后并没打下去,因为冷冻库里根本没有人,无从下手。

只见冷冻食物一盒一盒排列得整整齐齐,因此巨响不可能是东西掉在地所发出的巨响。

五人你看着我,我望着你,各人脸上都有着一种很奇异的表情。

阿成于是打破沉默,咳了一声,说道:“没事,没事,继续做工。”说完便把冷冻门关好。

五人一时之间都静悄悄的,一声不出。

“碰!!!”又一声巨响从冷冻库里传了出来。

五人各发出一声惊叫,都争先恐后地逃出储藏室。

虽然他们五人都不相信鬼神之谈,却都在隔天拿了一些香与和纸钱下去地下室烧。

这件事发生后,每当有人下去储藏室,(特别是冷冻库)拿东西都提心吊胆。

因此每回都会结伴下去,以便互相壮胆,但是那阴影却永远都在职员们的脑子里。

直至现在,每当有人在夜晚下去都会心惊胆跳,祈祷自己不会遇上任何怪事。。。

(故事十二完)

Labels: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3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