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peh ka li kong 令伯卡你讲

Skill and style of telling stories is as per what you see - Singlish plus Hokkien dialects. Kam siah for coming into my BLOG and read, thank you! All content is copywrite "Old Beng" unless otherwise noted.

Monday, July 19, 2010

晚报 - 佩祺

令伯卡你讲

我的稿 “佩祺”,刊于7月16日的《晚报》。



全文如下:

=====
佩祺

有一晚,我放工回家,在走廊看到邻居佩祺,一脸忧伤站在她的组屋外。

佩祺现年18岁,正等着A水准成绩放榜,是个善良、处处为人着想的乖巧女孩。自从她父母在她3岁时,双双遇车祸丧命后,她就一直与婆婆相依为命。

最近,佩祺告诉我们,她打算申请奖学金到美国深造,却担心一旦成功,放心不下婆婆一个人在新加坡。

知道她的顾虑后,我们就对她说:“佩祺,如果你申请奖学金成功了,一定要把握这机会,不能犹豫不决。”

我们答应佩祺,她在美国深造那三年,我们夫妇俩肯定会好好代她照顾婆婆。

所以,当我见到佩祺一脸忧伤站在屋外时,便问她:“佩祺,为何站在屋外?”

“李叔叔。。” 佩祺以很悲哀的语气叫我。

“怎么啦,佩祺?有什么难题吗?来,告诉李叔叔。”

佩祺忽然哭了起来。

“哎哟,佩祺,乖,别哭。告诉李叔叔发生什么事情,别担心,有我们在,什么事都会帮妳解决。”

“呜。。李叔叔,我必须麻烦您和李婶婶帮我照顾婆婆。。”

“啊,妳申请奖学金成功了!这可是好事,傻丫头,哭什么呢?”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黏家,一想到要离开到远处去就心慌。

“李叔叔。。呜。。请您好好照顾我的婆婆,可以吗?” 佩祺的泪水象水喉似地流个不停。

“别哭了,佩祺,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妳的婆婆。妳只要好好用心读书,在那儿必须专心听讲,知道吗?”

“谢谢你,李叔叔。”

“别担心了,佩祺。现在把眼泪擦干,进屋去吃妳的晚餐吧!别想太多。”

看着佩祺走进她的屋里,我也走向我的屋子。

我知道太太一定把晚餐准备好了,等着我回来共餐。但是,当我进入屋里时,不但没有晚餐等着我,连太太也不在家。

当我正傻傻的站在客厅里,太太打开大门,只见她扶着佩祺的婆婆,慢慢走了进来。

我看到佩祺的婆婆,正伤心的哭泣着,我太太也是哭得很凄惨。

“什么事?是不是因为佩祺必须到美国深造。。”我的话才讲到一半,就被太太打断了。

“佩祺死了!今天早上她发生车祸逝世了!我刚刚陪婆婆把佩祺的遗体给领了回来。。”

刹那间,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

令伯讲完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